配對為:SoonYoung x JiHun

  喔耶!我轉考面試完惹!再來就能耍廢到世界盡頭啦~(欸?)

 

 

    13.

  ──知勳啊,我喜歡你。

  慶功宴那晚權順榮倒在李知勳懷裡前說的那句低喃,他其實是有聽見的。

  但他笑不出來。

  權順榮一直都是把心情寫在臉上的那種人,李知勳很早就猜到對方對於自己抱有某些情愫,不過他說不上來,可能是某種程度的依戀投射到自己身上了,他也無法確切的說那是什麼。

  李知勳沒料到竟是這麼直接的感情──喜歡,這對他而言不遙遠,卻也不近。

  他想說服自己聽錯了,不過這段日子以來的異樣感總算解開了,他無法告訴自己這是假的、權順榮投射感情的對象不是他,對方只是醉了才亂講話。

  正因為他深知酒後吐出的真言有多麼沉重,他無法不去正視這個問題。

  順榮啊,你這個笨蛋。

  為什麼要讓我知道呢?

  這麼一來我該拿什麼態度對你呢?

  那晚待尹淨漢送李燦回家回來後,他與幾個還算清醒的人合力將醉倒的人送回家,李知勳力氣不算小,他揹著權順榮上了計程車,而徐明浩半拖半揹也將醉倒的文俊輝帶上車。

  醉了的文俊輝還算安分,只是夢話中含糊了幾句中文,徐明浩像是安撫又像是太無聊才回話,回應幾句「好的、好的」,再來李知勳就聽不懂了。

  司機開到他們租的地方的巷口,李知勳颯爽付了車錢,讓徐明浩一時有些困窘。

  一人負責揹一人揹上樓,人在全身放鬆的情況下重量是更沉的,但兩人都沒說什麼,一路揹回他們租的房間。

  「順榮哥的床是那個、」徐明浩的聲音聽起來有些喘,咬字發音還沒有很正確,有點飄忽。

  徐明浩將文俊輝安置好在他的床上後便先去浴室洗把臉,李知勳將權順榮放在床上,正要直接離開,對方此時卻抓住他的手。

  李知勳盯著對方的臉,呼吸沉穩、起伏不大,應該是真的睡著了,現在抓住他八成是下意識反應,而不是醒了。

  他輕輕掙脫對方的牽制,朝剛出浴室的徐明浩點點頭後直接離開。

  那天走出權順榮的租屋處後老天很不給面子的下起大雨,他只能站在騎樓望著大雨滂沱發呆。

  他拿出手機,眼看快沒電了,不曉得打不打得出去。

  手機自動關機了,唉。無聲嘆了氣。

  手機沒法用就無法叫計程車,他此時也不想再上樓向徐明浩詢問能否借傘,想了想後,他決定用跑的去地鐵站。

  有些危險的閃過急駛的車輛,越想越覺得荒唐,自己也有心煩意亂到想藉著淋雨澆愁的一天。

  繁亂的心情沒沖走多少,寒冬時節在大雨中奔跑,只有偶像劇劇情才有辦法唯美,現實就是他快冷死而且更煩了。

  好不容易跑到地鐵站,又怕全身溼答答的自己會影響到別人,只好倉促用衛生紙擦過臉,脫下濕透的外套後更冷了,狼狽上車後也不敢坐下,一路站到回家的站。

  幸運的他在出站後遇到剛下班正準備搭車的金珉奎,對方看見自己頭髮還滴著水,便急忙跑過來關切。

  「知勳哥,你沒帶傘嗎!怎麼不叫計程車,淋雨淋成這樣!」對方準備施展碎碎念攻擊,而他只是淡淡地回覆手機沒電了。

  金珉奎看他快冷死的模樣,要罵也等他狀況好一點再罵。

  「知勳哥,我送你回家吧。」

  他輕嘆了聲,沒有拒絕。

  那夜金珉奎撐著傘亦步亦趨走在他身邊,一路沉默。

 

  在那之後又過了幾天,權順榮為了與他交換聖誕禮物相約了系館見,但對方來早了,李知勳必須拼命專注在前方講師身上才不會分神去注意站在走廊發呆的傢伙。

  李知勳送權順榮的專輯說穿了只是想把自己喜歡聽的歌分享出去。

  哪怕只有一點點,也想彆扭的讓對方多知道一點自己的喜好。

  他其實也忘了慶功宴那日要準備交換禮物這件事,看了權順榮的訊息才想起來。

  連包裝都沒有便直接送了,對方送的禮物倒是有包裝過,讓他不方便當場拆,所以直到回到租屋處才拆來看。

  是條手錶,錶帶底色為深藍色,數字為羅馬字體,十分古典。

  他拿起錶端詳,後來才注意到盒裝內有張很迷你的卡片,上頭寫著「知勳啊,生日快樂」,龍飛鳳舞的字體非常有個人風格,甚至在字尾加了幾顆愛心。

  要你送聖誕禮物呢,送什麼生日禮物啊,你也挺彆扭的嘛。李知勳忍不住笑了。

  原來繞了一大圈,送給彼此的禮物都是預設好的,根本不是表面上的交換禮物如此簡單。

 

  放長假前他收到了幾封郵件,內容大意是有個中小型音樂工作室在徵人,原本他不當一回事,直到對方打電話給他表明絕不是詐騙還講了幾個可信資訊,才讓他正視這幾封郵件。

  他僅簡短表示他會考慮,並未直接答應。畢竟工作從天而降這件事情太荒唐了,在這個就業極其困難的時代,怎麼會有這種好事找上門。

  他抱持著三分客氣七分警戒,李知勳不認為自己的資質好到會被發掘並令對方執著,但事實便是他想錯了,對方是真誠希望他能去。

  工作室位址較遠,李知勳決定趁寒假時去一趟與對方見面聊聊。

  能多學習是件好事,大學所習也不過是為了出社會作預備,若他的能力有辦法直接進職場學習,那會比在學校學得更多。

  趁放寒假時他去了一趟工作室,當專業設備擺在眼前,說真的,他心動了。

  但由於這邊與大學的距離實在太遠,若每日通勤會十分辛苦,而且他來這裡的話會比較屬於實習生性質,必須達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更進階,目前談的薪水根本不夠他支撐生活及學費。

  他必須從大學及唱片行打工與工作室實習中選擇一項,只能犧牲其一才能成就另一。

  倘若他搬來這個區域先找工讀,同時在工作室實習,會是最好的方式。

  如此一來他必須放掉現在的學業。

  他無法兼顧學業及工作室實習生兩方,只能被迫擇一。

  ──夢想,果然是很沉重的東西哪。

  有多少人夢想了一輩子這樣的工作機會,卻怎樣也得不到呢?

  是你的話,又會怎麼做呢?李知勳此時腦中浮現權順榮笑起來成了瞇瞇眼的笑顏,無論如何,都會無條件支持自己的選擇吧。

  

  後來李知勳選擇了到工作室這邊實習,他著手辦了休學手續,向打工的唱片行的組長說明了情況後辭職,音樂工作室那邊也協助他在那區域找租屋處落腳,一切看似順利,但他一直有個疙瘩,便是還未告訴權順榮這件事。

  放寒假後金珉奎仍留在首爾照排班工作,李知勳這陣子忙碌完都會來咖啡廳這邊點熱杯美式坐著上網找房子,金珉奎與崔勝澈也差不多知道他要搬家的事,雖然他也沒有刻意隱瞞便是了。

  「啊,這區離學校也太遠了吧,通勤會很累的。」

  金珉奎趁休息時間蹭來他這桌,餘光瞄到李知勳找的租屋訊息的地址實在離學校有段距離。

  「我沒有要讀了,不用擔心車程問題。」他一邊瀏覽頁面,一邊分神與金珉奎聊天。

  「欸?知勳哥,你要休學了嗎?」

  李知勳朝他笑了下,開始解釋他這麼做的原因。

  「這樣啊。」

  金珉奎一邊聽一邊點頭,「那很好啊,知勳哥正朝著自己的理想前進呢。」

  「大概是吧。」

  「那、順榮哥知道這件事情了嗎?」對方天外飛來這一句,令李知勳一時語塞。

  過了半晌,他才開口,「這跟他有什麼關係?」

  這時換金珉奎說不出話,一臉猶豫要不要張嘴的模樣。

  李知勳瞬間懂了什麼。

  原來他身邊的人早就都看出權順榮的心意,唯有自己視而不見。

  金珉奎似乎還在斟酌字詞,李知勳先一步告訴對方別說了、他了解他的意思了,就這樣吧。

  「知勳哥,你還是找時間跟順榮哥提一下吧。」

  金珉奎無聲嘆息,似乎也只能這樣了。

  ──事實上直到大學開學,他還是沒能說出口。

 

 

-----

我突然覺得讓金珉奎把走李知勳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愛開玩笑)

好想趕快趕快寫完它~第一次開連載比我想得還順利,一定是因為十七太可愛的緣故(哈特)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odaSJ
  • 終於有烏雞視角了~~~
    唉,看到為了工作、夢想而掙扎那裏好有感觸喔
    現實真的就是如此阿(感嘆

    烏雞對於呼吸的感情的遲疑與推拒
    其實就像呼吸自己內心的糾結一樣都很矛盾阿
    唉唉
    這篇很沉重
    順榮快上吧,吃掉烏雞就沒事了(不
  • 兩回烏雞兩回呼吸這樣交替,二十回剛好各半XD
    (澈漢我也想這樣玩但感覺會爆字數,不~(哀號)
    我一直都在寫現實啊(艸 )

    人對感情都是矛盾的,即使像我這種早早發現早早接受自己性向的也會對有感情的對象抱有疑惑,更別提被掰彎(欸)的人會有多掙扎惹
    呼吸快上吧,滾一圈床單就沒事了(別亂講!)
    (我下次!絕對!不要再從他們相遇開始寫了!(握拳)

    闕隅 於 2016/07/18 15:54 回覆

  • 娜娜
  • 完了完了,無法自拔
  • 我就當讚美收下了~XD

    闕隅 於 2016/07/18 15:42 回覆

  • 娜娜
  • 樓主寫得很棒啊,我很喜歡,是真的寫到很內心,讓人感動,一定要繼續寫下去呀~
    我很期待著呢,每天到來看有沒有更新~
  • 嗚嗚嗚嗚太感動了QQ
    知道有人在看我文章就很開心了,畢竟我滿不會推銷(啥)自己的(艸)
    我會努力繼續寫下去的!快來給我抱一個!(變態)

    闕隅 於 2016/07/20 16:1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