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大家聖誕節快樂!我卻在住所耍廢(原本想去臺北人喝拿鐵寫卡片看到下雨就軟了)

  TAG提供感謝翠。

 

 

 

    枕頭、水仗、薑餅屋

 

  薑餅伴著甜膩糖霜入口,裴世廣不滿足咋了舌,又獲得一口。

  他舒服枕在安啟凡腿上,享受對方一塊一塊剝著薑餅屋弄成小塊好入口的頂級待遇。

  「好了、阿廣,該起來了吧。」

  安啟凡帶點寵溺帶些撒嬌,「對不起我不該在三三老吾面前失手將水灑在你身上害得你必須遭受眾人的潑水攻擊,對不起我錯了,你可以起來了嗎?」

 

  幾個小時前,身為搖研社主唱的安啟凡為了潤喉,拿著保溫杯去裝溫開水回來,蓋子還未蓋上便聽到老吾喃喃一句「前幾天快冷死了今天出大太陽就好想玩水喔」這種不切實際的話,但都衍吾一說出口,顧培三就沒有不達到的道理。

  他說聲是老闆我這就準備後,都衍吾的三歲智商又該死的多加上一句「要是可以打水仗就好了」,惹得安啟凡差點要衝過去摀住都衍吾的嘴。

  隨口說說就算了,他身旁可是有個使命必達的超完美執事啊!

  果不其然,裴世廣突然在安啟凡身後出聲嚇得他手一抖,溫開水就這麼不小心撒到對方身上,而此時都衍吾甩掉鼓棒大喊「喔!你們怎麼可以先玩!」,顧培三便手腳麻力快速準備好打水仗現場(將樂器撤開並披上防水布),供自家老闆玩得愉快。

  「等、等一下!這是意外!先不要吐槽為什麼三三可以這麼快準備好現場、喂!」

  但安啟凡說再多也沒用,因為身上襯衫已被溫開水潑濕一角的裴世廣自然是都衍吾下手的目標。

  很簡單的思維,反正要濕就濕得徹底一點!

  安啟凡說不動,顧培三更不會阻止,且都衍吾還拉著三三一起玩,導致安啟凡手上的保溫瓶不曉得被收到哪,換來是一盆裝滿水的水桶。

  雖然回暖了,可是現在還是十二月啊!

  安啟凡覺得荒謬至極但……依然同流合汙一起玩了。

  熱血青春的十七歲,一天不練團也不會怎麼樣嘛!

  只是要委屈一下阿廣了。

 

  正確來講始作俑者應該是亂講話的都衍吾,不過安啟凡的失手可以說是推動整個事件的開端。

  裴世廣突然出現在身後出聲也有不對,但於情於理自己都說不過他,而且潑水已成事實(即使是不小心的),給裴世廣賠罪也是應該的。

  裴世廣租的地方離學校較近,因為在冬天玩水怕感冒所以兩人幾乎是奔跑回他的住所。(老吾有三三打點,不必擔心)

  擦去身上水珠脫掉濕制服,安啟凡無法,只好先套上裴世廣的衣服。

  他坐在床沿,裴世廣自然而然枕到安啟凡大腿上。

  安啟凡從剛開始的僵硬到後來漸漸麻木裴世廣這樣親密的動作,在對方開口說想吃靠床矮桌上的薑餅屋,他回聲喔,便打開包裝盒蓋開始貼心的剝起薑餅,讓它們成好入口的大小。

  「怎麼會有薑餅屋?」

  「嗯……學妹送的聖誕節禮物。」

  「喔?」安啟凡刮了好大一口膩死人的糖霜送到裴世廣嘴裡。

  安啟凡的醋意有時候令裴世廣哭笑不得。

  「我原本沒要收,是老吾說不能糟蹋人家心意所以強迫我收下來的。」

  「是嗎。」這次是薑餅沾半糖霜,搭配得剛好,既不甜膩也不會太乾,化為綿長的美味。

  就這樣夾雜一些對話的餵食,直到安啟凡開口道歉並希望裴世廣起來。

  「不太想起來呢。」裴世廣帶笑,眼神直勾著安啟凡的雙眸。

  「可是我腳有點麻。」安啟凡苦笑。

  裴世廣直接笑出聲,撐起身子,在安啟凡唇上輕啄一口。安啟凡先是嚐到甜膩的味道,接著是對方動情的雙眼映入眼簾。

  兩人貼得很近,但安啟凡腦中只亂七八糟的想著,現在往後倒情況是否會變得更糟。

  「吶……你以為餵我吃甜點我就會放過你嗎?而且我的聖誕節禮物呢?」裴世廣手壓上安啟凡的肩施力,他再怎麼掙扎還是逃不過往後倒在床上的命運。「沒準備?沒關係,我現在跟你要吧。」

  安啟凡無可奈何也只能接受裴世廣熱情的吻以及侵略性十足的動作。

  打從一開始坐在床沿是否就是錯誤的選擇?

  不,最根本而言他不該進裴世廣的房間,所謂的羊入虎口便是現在這種窘境吧!啊啊啊!

 

  過幾日裴世廣的住所收到一個包裹,裡頭包著一顆軟綿綿的枕頭。

  包裝內卡著一張小紙條,上頭寫著「別讓小安太勉強,他是重要的主唱」,一開始裴世廣百思不得其解,後來才領悟出什麼。

  顧、培、三!這紀錄行為實在太變態了!

 

水仗枕頭薑餅屋真的有夠難寫……祝大家聖誕節快樂唷~雖然我很無聊哪都不能去唷Q口Q

至於三三怎麼會知道阿廣小安這樣那樣……因為他是超完美執事嘛!(不要用這個帶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