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籃同人/CP青火/火神高中畢業後回美國設定/時間三年後

 

    歸來(青火)

  踏上日本的土地,火神大我望了眼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暗忖現在前往集合地點還太早,稍微思索半晌便決定回在日本的房子整理前,先去別的地方。

  自從誠凜畢業後,詢問過後可得知並非所有的朋友都往體育這條路走,例如黑子便是就讀幼兒教育相關學程。

  他一開始並不打算升學。

  至少不是在日本。

  所以他回美國,與父母作討論。他對未來想念的科系毫無頭緒,於是他想,與其拘泥於此,還不如等想通的那刻再說。先是打零工了兩年又補習了一年後才正式上了大學。雖起步比同年齡的人晚,但他很滿意。

  火神大我,二十二歲。仍對籃球抱有熱忱。

 

  「回來是不會提早講一聲嗎。」

  冷冷的語調從自己的正後方傳來,吵雜的室外籃球場在他耳中倏地轉為寂靜。

  旋過身,青峰大輝冷著一張臉站在他面前,手裡不外乎抱著顆籃球。

  「你怎麼在這?」

  「堵你兼打籃球。」青峰將球拋給火神,「我猜你回日本第一個會去的地方不是家而是球場,看樣子我賭對了。」

  接過籃球的火神抿唇。他不甚明白,再怎麼說東京就這麼大,雖不是沒想過巧遇的可能,但青峰那種很明顯是特別來找他的模樣……為什麼青峰會知道自己回日本了?明明只有少數人知道才對。

  望著火神若有所思的樣子,青峰走向他,「每天。自從你三年前突然跑回美國,我每天都會經過你家跟這個球場,便是期盼哪天能與你相遇。」想不到一等就是三年!

  青峰伸手欲拂上火神的面顏,「喂,三年前到底怎麼了?」

  火神側身躲過,沒讓青峰觸摸到,「這裡是球場,不是該談論這些事情的地方。」他將手上的球塞回青峰手中。

  「那好吧。」青峰聳肩,「我們來打球吧,可別跟我說你的身體鈍了啊。」

  早就該如此了。

  兩個籃球笨蛋之間的情感並不是單用說的就能解決,要真能坐下來談才叫奇怪。

  火神卸下身上的背包與提袋放置一旁,此趟來並不打算久住,僅留個三、五天便又奔往美國,所以沒使用到行旅箱。

  因兩人較晚到又是假日的關係,並沒有場地可以使用。所幸是球場上的青年們人還不錯,願意讓他們入團打三對三。

  沒過多久,球場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於此區域。

  與其稱是團戰,還不如說是單槍匹馬的虎撲狼、狼咬虎。精采的無定式投籃,另一方的跳躍力也同樣令人驚豔。

  自家隊友紛紛表示動作完全跟不上只得乾瞪眼,皆默默退場,留給他們倆一對一的空間。

  果然還是這樣嗎。攀上火神的肩,青峰細語。

  重新計分,比賽開始。

  互不相讓,球場上的青峰如斯耀眼炫目,即使明白難以追過仍會緊咬不放。

  ──一抹青藍色的光。

  若問起在籃球以外之式為什麼選擇逃避,必是苦笑著回:僅是因為無法對籃球說謊。

  

  天色漸漸逼近黃昏,好久沒將汗水揮灑得如此淋漓盡致,原因絕對是因為青峰大輝為對手無二。

  結果還是輸了。

  兩人累得靠在鐵網上,有人認出青峰的打球方式(畢竟在日本也沒幾人能將街頭籃球展現得這麼徹底)還帶著崇敬的詢問是否為多年前那奇蹟的世代的主力。

  「嘛,那都是過去式了。」

  奇蹟的世代。好久沒有聽到這個詞了,因為之後都待在美國的關係吧。一面補充水分一面忖道,再次忘了眼手機上顯示的時間,火神驚呼結果不慎嗆到。

  「幹嘛啊,這麼慌張。」輕拍火神的後背順氣,一切的動作如此自然。

  「不能再跟你耗下去了,我會遲到的。」

  原本只打算練球殺時間,被青峰堵在球場是他意料之外的事。現在可好了,打籃球拖得太晚,又約在誠凜門口集合,跑過去來得及嗎?

  「在哪?我載你。」青峰弩嘴,後指向停車方向,「怎麼?不是快遲到了嗎。」

  愣了半晌,因時間緊迫火神僅艱難擠出一句:「你有駕照嗎?」

  「有啦!」帶有些微惱羞,青峰想起自己剛考到駕照時也連番被桃井與黑子譏諷過。他看起來就這麼不可靠嗎?

  「咳、」不作出正面回應的火身背起背包與提袋,在猶豫要不要拒絕青峰前就被抓住手,拖向機車停放處。

  「欸!我還沒說要給你載!」依他對青峰這款人的認知,在趕時間的情況下恐怕不會乖乖遵守交通規則吧。吃罰單他是無所謂,因為若是自己的緣故而被開紅單他願意付錢……更多的、是人情方面的問題。

  對方如果不是青峰大輝的話,他說不定還不會如此彆扭。曾經放過最重的心思在對方身上,不可能僅三年時光足夠讓他淡忘。

  「上車,講地點。」將安全帽塞到火神手中,青峰拿出另一頂並戴上。

  望著兩頂安全帽,火神無語片刻。他可以當作是預謀了吧?他想不到坐上去的道理,但也沒不坐上去的理由。

  「去誠凜。」

  無聲嘆息,他戴上安全帽。

 

  高中籃球隊的同學會?喔、感情真好。之前也被五月拉去參加過。總之玩得開心點啊。

  許是成熟了,青峰難得貼心的將機車停放在距離誠凜不遠處,沒直接出現於門口。火神心中五味雜陳。

  他以為在途中青峰會再次提起三年前的事,然而沒有。完全沒有過問,可火神無法鬆口氣。

  打電話給我或我留在這等你,選一個。

  霸道蠻橫,自己曾經很喜歡這樣的他。

  在確認自己的這份情感名為僅對單人想更進一步的「愛」之前,從未想過會對如此不講理的人動心,更將之放至心上捧著。

  所以,怎麼捨得他等?

  然而狠心決意回美國讓人一等就是三年的、也是自己。

  垂下眼簾,火神邁開腳步試著不讓自己被背後那熾熱的視線影響自己的情緒。

  誠凜。他現下只要看著這個就夠了。

 

-----

  Duck生日快樂(灑花)

  原本想說要寫R15結果你跟我講說你18歲了可以看了差點笑死我(爆)妳18了我還沒滿啊我七月生欸(笑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