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棄坑(愛開玩笑)

 

 

    07.

 

  那晚梅尼查完最近的拍賣會時間後隔天便動身啟程,第九區的這棟宅邸又只剩歐佩一人。

  梅尼時常忙進忙出,這點他很習慣了,只是當多了利亞後就多了個人陪,因此較不孤單,此時突然兩人都離開此地,又變得不習慣了。

  有人敲響門,而他去應門。

  這就是他留下來的目的。

  開門的同時他愣了會兒,是上次那位王城兵衛,他認得他。

  因為他有雙與自己極為相似的眼眸。

  「還沒有搬走的打算嗎?」

  「一切都看尋夢人的意思。」

  歐佩回答。

  對方沉默片刻才又開口,「上次拜託你轉達的事情。」

  「噢,那個啊。」

  歐佩彎起唇角,「他說:那是他職責所在,不用多謝。」

  聽了這樣的回應,對方始終木著的臉出現動搖。

  「謝謝。」

  歐佩挑眉。

  「只能謝謝。」

  對方後退一步,朝他鞠躬。

  「你的回答,我會幫你轉達。至於搬遷事宜,暫時不會搬……大概吧,一切都照尋夢人的意思去辦,他沒說要搬,我也不能作主。」

  「是啊,當然。」

  對方沒多說些什麼即離開了。

  歐佩不用問也猜得到大概是梅尼哪時候的工作去幫助到誰,而對方是相關人士,才會道謝吧。

  他偶爾會想自梅尼將他留在身邊後從未對他使用過自己的能力,或許是顧及他的隱私,又或許是認為不必要。

  也確實不必要。

  歐佩甩了甩腦袋,決定走向書房。

  他終於下定決心要來自學十區外的語言。

  他很在意那個王城兵衛,他曉得對方的瞳孔顏色與自己的相同所代表的意義,他們應該皆同屬彌涅爾瓦民族,只是對方的髮色及膚色與自己不同,就不曉得是後天改變、還是對方血統不純正。

  二十年前左右遭滅族後,他再也沒看過與自己血統相同的人了。

 

    *

 

  梅尼花了一點時間弄到拍賣會的通行證,還順便被瑞斯調侃幾句。

   「我都不曉得你這麼重視那個食客。」

  瑞斯也只是說說而已,他也知道到對方曾經特地領人來給他改變外貌,說不重視是騙人的。

  「你通行證有兩張?你自己要去?」

  梅尼沒正面回答他的語句,另外開口問了別的事情。

  「你看過目錄沒有?這次三個壓軸商品令人非常在意啊。」瑞斯呵呵笑了幾聲,「三樣裡,光是品項是『人』的,就有兩項了。」

  「沒寫特徵對吧?」

  「當然,拍賣會一向不公布商品特徵,這才有樂趣。」

  「也是。」

  「對了,你這次沒帶你家那黑髮黑眼小夥子嗎?真難得你會來跟我要通行證……喂,你應該沒搞丟那個傢伙吧!」

  他隨便說說,卻說中了梅尼的痛處。梅尼先前的說法是利亞是個畫家,這次拍賣會有很高級質地的顏料,他想帶回去讓他使用,才來討通行證。

  但瑞斯沒注意到他微妙的臉色變化,逕自說下去,「我可不想在拍賣會的最後看到他的身影噢。」

  我也不想。梅尼心想。

  但若利亞沒出現在拍賣會,那他要從何找起?

  思及此,他心情更複雜了。

 

  拍賣會前一天,梅尼便先進了四區落腳,有劃分出一個區域是專門給來參加拍賣會的貴賓們的下榻處,裡頭的一切皆奢華得不可思議。

  黑市在地面上,拍賣會的會場反而在地底下,是座華美的展示空間,極其奢侈,能夠踏進來的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梅尼坐在床中央,拿出自己的垂墜耳飾,另一手則掏出利亞之前在市集買的藍寶項鍊。

  對,他跟著帶來了。

  得知拍賣會時間後他便動身前往五區商都,一來後先去告知瑞斯他需要進入拍賣會的通行證,剩下的時間就是等待。

  當然他也不會只是空等,他跨區來到六區逛了逛市集,卻到處都找不到有賣寶石的商家。他回到商都,遊走在整齊整潔的商店街,在其中一間店門前駐足。就進去吧,反正他目前很閒。

  琳瑯滿目的各式寶石,商人介紹得口沫橫飛。

  各種玉瓍、各樣翡翠,鈦晶、水晶、粉晶、石榴石、紅珊瑚、碧璽、珍珠、歐珀等

,更多是梅尼叫不出的寶石。

  「先生,這時間點會來到商都,莫非要參加明天四區的拍賣會?」

  商人見梅尼對寶石似乎興致缺缺、沒看上眼的模樣,但身上衣著又是中上甚至高級絲緞,不管怎麼看都能知道他的身價不低。

  雖然小店的確端不出最高等級的寶石,對方看不上眼也是應該,只是說什麼也不想讓客人就這麼離開。

  「啊、對了,你有沒有這類的寶石?」

  梅尼拿出藍寶項鍊,商人立刻涎著臉諂媚笑,點頭直說有。

  「真巧呢先生,這條項鍊大約幾週前被一位茶髮青年買走,您們是朋友嗎?是他介紹您來的嗎?」

  「噢,這倒不是,只是剛好經過就進來看看了。」

  「這樣啊。」商人拿來一只玻璃盒,內容滿是藍玉瓍所製的飾品。

  梅尼略略看幾眼就知道這盒裡面沒有他要的東西,他想了下,又問有沒有鈦晶手排,商人蓋起玻璃盒,轉身輕輕敲了敲玻璃櫥窗,「就這些,只剩這幾條了。色澤柔美,保證好貨色。」

  梅尼請他拿出來讓他挑選,最後選了一條手排買單。以一個沒讓老闆失望的價格。

  他回到四區,但沒走回旅店,先去了趟娼街。

  整條街前半段的女子男子皆或坐或站在路邊朝人招手,他一律略過,直直前往至一間沒有名字的店,招牌是枯木拼成扇貝的模樣。

  進去後櫃檯的女子他並不認識,看樣子之前工作的人沒做了。比起外面招手、濃妝豔抹的男男女女,這守櫃檯的少女顯得清淡樸素多了。他朝她開口,「找黛蒂。」

  「紅牌不是人人見得起的唷。」

  少女冷哼了聲。

  梅尼別無他法,只好拿出鈦晶手排,要她轉交。

  「她會見我的。」

  少女禁聲,也沒接過手排,直接進去傳話。

  過沒多久,梅尼讓人領了進去。

  領進的房間足夠寬敞,他坐在簾布前,當在心中數到九後,簾布另一端響起沉穩的女聲。

  「我還以為你再也不來了。」笑語倩兮,光聽聲音就能令人無限遐想對面女子的風采。

  「還是喜歡鈦晶嗎?」

  「當然,遲早有一天這間店會是我的。」

  對方語氣依然帶笑,「說吧,找我有什麼事呢?尋夢人。我能幫上忙的,一定幫。」

  「黛蒂,除了上次講的那些,妳還知道多少?」

  「我們不能洩漏『尋夢人』的任何事項,這是秘密,也是禁忌。」對方遲疑了一會兒,才又接著說,「我告訴你最關鍵的字詞,而我也受到處罰了。其他的,希望你別再問下去了。」

  「……好的,謝謝。」

 

    *

 

  每每回想起來,都有被掐住咽喉的感覺。

  「尋夢人」本身似乎有禁制能力的關係,他越是回憶,便越痛苦。

  黛蒂是他曾經的委託人,而他不小心得知對方與自己的民族相同,他們來自同一個地方,更甚至,對方也曾經成為尋夢人的候選,與他不同的是,她最終仍然沒成為尋夢人。

  所以她靠近真實,也得知更多事情。

  但她不能講明,因為這一切是禁忌,成為尋夢人的過程、經歷過什麼,皆不能言。

  他與黛蒂聊沒多少句便離開了那間娼館,回到旅店,為明天的拍賣會做準備。

 

  拍賣會的入場證不是一般的紙卡,而是壓成卡片狀的紫黃晶,上頭切割出精美的浮雕,光入場證本身就是個美麗的藝術品。

  他被人領到一間華美的包廂,或許進來這個區域後的一切皆極致奢華,奢侈到浪費的程度。

  包廂正前方有扇落地窗,材質看得見外頭,但外面看不進裡面。他能看到畫面外都是類似像這樣的獨立包廂。

  拍賣會開場前有些表演節目,給那些無法準時出席的大人物們拖時間,梅尼自己有帶書來翻看,舞台上的演出他一概沒興趣,他沉浸在書籍的世界裡,直到聽見拍賣會即將正式開始的聲響。

  包廂內部空間很大,半圓形柔軟舒適的沙發可以坐躺,舒服愜意的進行拍賣會流程,搖個鈴就有侍者進來詢問需要什麼服務,基本上要什麼有什麼,他們就是有辦法達到裡頭的人所有的需求。

  梅尼輕晃了鈴,侍者很快地進來,他大略問了拍賣會的項目數字及流程可能花的時間,問完後又請對方隨便送點什麼吃食進來,他不挑食。

  此時舞台上進行了第一樣拍賣商品,梅尼瞄了幾眼,爾後繼續埋首書本。

  他本來就對拍賣會沒興趣。

  只有在聽見一些關鍵字──例如珍貴的書籍或字卷,他才會抬眼看向舞台,其他大多時間不是在看書不然就是閉眼養神。

  也不曉得過了多久,終於來到壓軸的三項商品。

  這時他才直起身子坐好。

  第一項商品被主持人講得神秘兮兮,但入得了梅尼耳的只有幾字──十區外的書籍。

  也沒聽清楚內容物,只看得到書籍封面跟他家裡書房內同樣稀有的那幾本不是同一冊,進來拍賣會這麼久,他首次加入競標。

  競標時他自己不用動作,他只要輕喚侍者,對方就會操作面板將他的喊價顯示在主舞台的螢幕上。

  他想速戰速決,一聽完起標價,他想也不想便直接喊了起標價的十倍價碼。

  陸續有人跟著喊價,每有人喊一次,他都會以對方價碼的五倍在跳。

  競爭者不多,他很快地得標,侍者拿來合約讓他簽字。

  再來一項商品,是他與瑞斯都很在意的品項──人。

  梅尼頓時有些心情複雜,若是看見利亞出現在台上,他一面放心找到人了,但又擔憂對方被帶上台競標的話,他不一定能得標。

  倘若利亞沒出現在台上,那他又該去哪裡找人呢?

  第二項商品被帶上主舞台,他一愣,沒想到會在這裡看見這樣的人。

  那是位女孩,戴著手銬腳鐐,沒有笑容。

  深色皮膚單穿白衣白裙,低著的眸子是深藍近墨的顏色,金髮如瀑披散,長度大略及胸前。

  她被關在等身玻璃展示櫃內,神情淡漠。

  真巧呢,他家剛好也有一位同種族的青年。

  若是平常,區區手銬腳鐐應該能輕易掙脫,但為了牽制戰鬥民族特地訂製的束縛工具,是不可能脫逃的。

  外加那展示櫃一定也經過特殊加工,即使能掙脫束縛,也無法逃離那展示空間。

  照常理,包廂外部看不見裡頭,不知為何,梅尼總覺得那女孩只要抬眼,視線就是停在他這房。

  不愧是壓軸之二,起標價十分驚人。

  梅尼對她不感興趣,他往後倒躺,他猜這女孩的競標應該會持續很久,在結標之前他想先休息一會兒。

  「你覺得快結標時再叫我。」

  他喚了侍者,講完這句話後閉上眼。

 

 

-----

聽羅密歐與茱麗葉跟鐘樓怪人的音樂劇當 BGM,讓我想到之前有個老師上課說歌劇魅影是歌劇,我在底下超級躊躇要不要告訴老師:歌劇魅影是音樂劇……

好、上述是題外話!話說你們知道的,我卡稿了,之後進度應該會更慢嗚嗚嗚(醜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