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澈漢澈、微 98

  蓮蓮媽咪(?)生日快樂 <3

 

 

    你結婚那天別發喜帖給我

 

  當個文明人好嗎,別為了這種小事情找人打架。崔勝澈說。

  他其實才沒資格講這句話,但他必須安撫他的弟弟崔韓率。說是弟弟,也沒血緣關係,就只是相當投緣,在彼此眼中看見相同情緒後,他決定更進一步將對方當成弟弟照顧。

  他當然曉得以崔韓率的個性,別說打架了,吵架也很難。所以會打起來的話,一定是相當重要的事情,僅是被他輕描淡寫過了。

  他們說了勝寛的──

  崔韓率正要開口,就被崔勝澈打斷話。

  除了勝寛及家人外,你也很難有這麼激昂的情緒了。

  他才不管那些人說了夫勝寛的什麼壞話,勝寛是那樣的好,大家都知道。他也不想讓他傷心難過,大家看了都難受。

  只是打架的話,會讓勝寛更難過吧。

  崔韓率似乎想起了勝寛的碎嘴模式,忍不住皺起臉。

  是吧?是吧!所以、所以──

  看是要道歉還怎麼樣,都好,你自己去解決吧。

  你還能解決跟勝寛之間的事,都算小事。

 

  崔勝澈是最後一個知道尹淨漢要結婚的人。

  還是跟一個他不曉得的女孩子結婚。

  ──企業聯姻,沒什麼好講的。

  ──這樣啊,那還是恭喜你要結婚了。

  崔勝澈在掛電話前,腦中反覆寫了好幾遍、好幾遍同一段字詞,但他分不清楚沒說出口比較痛苦,或是講出口的話會更痛心。

  最後他說了嗎?還是沒說?他都記不清了。

 

  明知道會有這樣的一天,為何依舊被牽動情緒了呢?

  崔勝澈寫碎了粉筆,他愣住,台下學生也愣住,粉筆細塊還可笑地黏在黑板上,彷彿一種嘲笑。

  哈哈、不小心太用力了

  他回頭略帶尷尬地笑了,上課這麼不專心怎麼行,學生是無辜的啊。

  這學期教課的第一天,他寫完名字後自我介紹,大略講了這學期的考試標準及出缺席的重視,就放學生下課了。

  待學生歡呼一聲走出教室,他頹然坐在高腳椅上,整理著原本今天想發的講義。

  他心不在焉,他難以教課,學生無法受益,他自己也不好過。

  他思索著是否該稍微修改一下講義內容,某個篇章,他想改掉。

  他早就知道事情會發展至此,只是沒想到實際面臨時,會如此糾結難耐。這不像他啊,但也無法。

  他收起現代時尚設計的講義,起身回程。

  要改不改,下週的今天到來前,都還能考慮。

 

  他與他交往至大學畢業前夕,在畢業前一天分手,他繼續升學已有研究所就讀,而他也繼續升學,只是出了國。

  尹淨漢是國內知名珠寶設計品牌總監的長子,理所當然會繼承家業,且他本人也對這領域有興趣,自然而然便形成了會完成家業的重擔。

  他的家族企業算是珠寶設計中的權威,其影響力不容小覷。

  崔勝澈盯著電腦上的文字刪了又減、減了又增。

 

  勝寛果然生氣了。崔韓率說。

  講什麼廢話。崔勝澈說。

  他說我下次再這樣就不跟我講話了。崔韓率說。

  那你就不要再犯啊……不然就是別讓他知道。崔勝澈說。

  可是被他發現會更慘。崔韓率說。

  那你就乖一點,他那麼愛你。崔勝澈說。

 

  在那之後崔勝澈與尹淨漢還有通話幾次,但都很有默契的沒提到婚禮的事。

  每次掛電話前崔勝澈總是會在心裡默唸幾次那句話,只是都說不出口。

  終於有一次他記得問了,問他何時結婚。

  ──先處理完公司一些雜事、交接完,再等女方弄完一點事,才結吧。說得公事公辦,結婚不過一種手段。

  國內知名珠寶品牌設計及知名行銷公司總監之兒女的婚事,再自然不過。

  他們彼此身分多麼速配、多麼門當戶對,世人都看在眼裡,崔勝澈也看在眼裡。

  崔勝澈盯著教材上的字句思索良久。

  一週過了。

  他先將教材上的先後順序改了,原本想先介紹國內的知名設計品牌,他決定先綜觀亞洲設計局勢說起。

  他教課生動,學生聽得入迷,加上外貌出眾,大大提升女同學們的出席率。每次下課前二十分鐘他總會問針對今天的教程,有沒有什麼問題?此時都會有女同學舉手,詢問老師現在有沒有女朋友。

  他會笑咪咪地回答──妳先回答我:Shaun Leane 是不是   gay

  每次他都會換不同品牌的總監回應學生這個問題,不分地區的品牌皆問,一方面是他認為他的私生活與教學無關,一方面是他期望能以問題回答問題引起學生對品牌的興趣。

  當然他也會偷偷期望學生能參透他問句內的訊息。

  連問三週,終於在第四週有位女同學舉手,改問:老師你是不是   gay

  他終於能笑著回答──

  不是。

  世界上還有   Bisexuals。而這句他沒說出口。

 

  他在與尹淨漢交往前也曾與幾位女孩子交往過,都是真心的,包含某些女孩告白後他覺得她很可愛進而交往的。

  他重視每段感情,基本上每對都是和平分手,皆不留戀,除了尹淨漢。

  明知不可能白頭偕老卻還是栽下去,他都想笑自己傻。

 

  崔韓率那個笨蛋,居然跑去找人打架,都幾歲了還這麼幼稚!他就沒想過我的感受嗎!夫勝寛碎嘴,感覺是崔韓率那唸不夠,需要找人抱怨一下。

  那你有顧慮到我的感受嗎。崔勝澈心想。

  哥,我跟你說,我想押著他去向對方道歉,他居然抗議!說什麼也不想去,我真的是會被他氣死……夫勝寛一張嘴開闔開闔說個不停。

  崔勝澈插了一塊辣炒年糕塞進夫勝寛嘴裡,換來幾秒清淨。

  就幾秒而已。

  算了,不提那個笨蛋了。哥,大學講師做得如何?學生們乖嗎?夫勝寛嚼了嚼年糕吞下,問完問題又塞了幾塊進嘴裡。

  還不錯啊,都挺乖的。崔勝澈也插了塊辣炒年糕進了自己嘴裡。

  那什麼課程──現代……藝術?時尚設計?感覺挺有趣的,改天我偷混進你們班旁聽你的課好了。夫勝寛喝了罐裝桃子汁,又吃了一塊無骨炸雞。

  是現代時尚設計,教學生認識一些時尚品牌。你不是相關領域,你可能會覺得無聊。崔勝澈笑道,說不定韓率還比較有興趣。

  嘖,送他去你那上課好了,好歹他家開畫廊。夫勝寛幾乎掃光桌面上所有吃食。

  這個嘛……領域算是有重疊到,不過他比較需要學一些經營管理類的課程吧……以畫廊而言。崔勝澈笑看夫勝寛吃吃喝喝的樣子,覺得他一點也沒變,這樣很好。

  

  崔勝澈在期中考前夕得知尹淨漢結婚的日期,令他不小心失手出了一份難捱的申論題目,學生們差點寫到原子筆沒水。

  收考卷時每個學生哭喪著臉,泣訴以為他是個好老師,沒想到考題如此狠毒。

  要怪就去怪尹淨漢吧。他想嘆氣,尹淨漢不是理由,他不做些什麼恐怕挽不回民心。

  但事實證明他想多了,大部分學生的回答都有模有樣,甚至有幾位學生提出的論點令他讀得津津有味,恨不得找這幾位學生來詳談理念。

 

  熬過學生難過、講師也難受的期中考後,他與尹淨漢傳訊息幾次下來能感受到彼此不碰的話題皆是彼此難捱,只是不得不面對。

  ──我結婚那天,你會來嗎?

  那頭的他傳了訊息,崔勝澈不敢讀便關了視窗。

 

  算算日子,尹淨漢結婚那天居然是期末考前夕,他不知道該感謝命運還是該跪謝上蒼,有個理由讓他不去。

  當然他要請假也是可行,期末考當週考試即可,只是他開學時便說了會提前一週考試,考完隔週為補考,當週未到的同學尚可補考,他很寬容,不過補考的題目會難十倍。

  但他依然不敢面對,他仍沒點開視窗,沒有已讀。

  即使他看到後來尹淨漢加了一段時間地點,要來則來,不事先講也沒關係,他還是沒有點開。

  時間越近他越怕他回到家會看到躺在管理室的喜帖,可能會是粉白色、或粉藍色,他不曉得女方喜好,他也不想知道。

  崔勝澈回家前會反覆咀嚼那句話,他自己也不清楚為何要這樣,即使說出口了對方也聽不到,都是徒勞,但這樣會好過點,至少,會好過點。

  大概吧。算是一種寄託吧。

 

  期末考週前一週,他不知道哪根筋不對,穿了合身西裝外套內搭休閒襯衫,甚至穿了皮鞋來發考卷。

  班上一票同學看傻眼,不知是哪個不怕死的說了關鍵字,被崔勝澈指指點點,說:我記住你了,先擔心你這學期的現代時尚設計的成績吧。

  期中考卷出的題目至少都是先前教過的品牌,而期末考卷只有兩題,其一詢問一個品牌設計的總監名字及經營手段,並且提出自己對於這個品牌的經營方針的看法及認為可改進之處。

  第一題可難倒學生了,因為崔勝澈授課講義沒寫到。

  其二簡單多了,是加分題。

  猜對老師的性向能加分。且直接加到不會被當的程度。

  期末考卷不會發,各位好自為之。

  崔勝澈神祕莫測的笑,看起來特別欠揍。

 

  ──忙完婚禮沒多久,尹淨漢公司便收到一封屬名給他的信,打開滿滿都是整理給他的經營方針改善建議。

  他笑笑收下這封信,看完後鎖進辦公桌底櫃。

  誰能給他這份資料,不用猜也能知道。

  他盯著手指上的戒指發了好一會兒愣,不由得酸苦。

  他們先前通電話時他總是能感覺到對方掛電話前的欲言又止──那他到底──是想說些什麼呢?

  算了,罷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

雖然賀文遲到了而且還是這樣的走向但我知道妳是愛我的、會接受的對不(欸)

至於勝澈有沒有去婚禮、淨漢有沒有發喜帖給他,這就留給大家想像空間嚕!

原本還想寫淨漢偷溜進來旁聽但我覺得字數會爆走決定放棄(攤手)還有雖然沒寫明,不過勝澈糾結講義要不要刪減就是要不要提到淨漢公司的部分,以及他想講不敢講的話就別問我了,這樣還看不出來的話都給我去罰站XD

 逃避尋夢人所以來寫別的,快速飆完後該回去繼續面對尋夢人惹(醜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