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跳電以至於我第五章節有些地方沒存到,我恨
  但也還好我都是寫一點存一點,才沒釀成更大的悲劇嗚嗚嗚

 

 

    04.

 

  在瑞斯的幫助下,利亞暫時不用煩惱外出問題。

  梅尼說他還有事情要辦,要在商都多住幾天,問他要不要先回第九區,想了想,他拒絕了。

  「我會迷路。」

  「有領路人啊,怕什麼。」

  「嗯……這是我的直覺,我還是跟你一起回去比較好。」

  「那好吧。」

  梅尼也沒多說什麼。

  「這裡是商都,也就是第五區,商家居多。如果你喜歡市集,可以去隔壁區域……去第六區的市集,別去第四區的。四五六區連在一起,只需要去程的過路費,回程你將過路費的票卡還給他,不會檢查身分也不用過橋,你大可放心,你就去逛逛吧。」

  梅尼給了利亞他認為足夠數目的錢後就出門辦事去了,利亞雖然獨身來這個世界,但不至於沒有生存能力。

  事實上大部分時候,他都活得滿好的。

  他在第四區及第六區的交界處猶豫徘徊,最終還是乖乖走向第六區的道路。

  六區住家居多,一般階級的居民皆住在這裡及第七區,六區靠近商都,公共空間常有市集。

  今日適逢居民所信仰的女武神的誕辰,市集辦得盛大又熱鬧,晚上還有祭典,看得利亞眼花撩亂。

  歐佩教他識字的進度很快,一般常用的字句他大多都看得懂,少見的字詞就不行了,但也沒所謂。

  他盯著琳瑯滿目的古意,了解得不多,但都認為每一樣物品都有它迷人獨特之處。

  「啊、這個……」

  利亞在一區擺滿飾品的商家前停了下來,店家老闆一看到有客人過來,立刻上前招呼。

  「客人,您眼光真好!這石頭可是難得一見的珍寶噢!」

  商人不著痕跡的打量利亞的穿著,質料中間偏上的衣物、圓框金邊眼鏡,梳得整整齊齊的茶髮,應該是財力足夠的客人。

  利亞根本不懂什麼寶石,他只覺得這石頭有異樣的熟悉感。

  對了,跟梅尼耳飾上的那顆給他的感覺很像。

  只是這顆做成項鍊的模樣,且顏色也些微不同。

  「請問、」

  利亞正要開口詢問價位,卻被一旁的女聲打斷。

  「哼!笑死人,那是假貨吧!」

  這聲音利亞感到挺熟悉的,他一轉頭,便看見一直找尋夢人的那位女孩站在他旁邊。

  真不曉得這女孩跟尋夢人到底是有緣還無緣……

  利亞默默在心底吐槽,堵著的一口話這下也不知道是要出還是不出。

  「艾菈菈!」

  商人被當眾起底,惱羞成怒地吼:「妳到底要來妨礙我多少次!」

  利亞覺得這下尷尬極了。

  商人吼完才意識到利亞還站在攤位前,要站也不是要走也不是,只能先拉下臉,安撫他,「您、您別聽她亂說,藍寶是真貨,相信我。」

  「你們初次見面吧,哪來的誠信可言!」

  名喚艾菈菈的女孩嗆聲,「你騙我尋夢人在四區,我去了差點回不來,後來花了一筆錢問瑞斯,才知道尋夢人在第九區!你這樣說謊騙人,會遭到女武神責難的!」

  「哼,可惜我信奉女文神,妳閃邊去吧,不要妨礙我做生意。而且尋夢人又不只一位,說不定他們只是不想見妳!」

  「五區來的騙子滾回去!」

  被夾在中間的利亞來回看了兩人,只好說:「你們慢聊,我先走一步,不打擾你們了……」

  「留下!」「等等!」

  艾菈菈與商人同時喊出聲,引來旁人側目。

  「好!我留下!但你們吵架前,先讓我知道這個多少錢!」

  那顆寶石色澤極美,溫潤又不帶攻擊性,即使有可能是假貨,利亞還是覺得它很漂亮。

  「先生,您手上那個是藍寶,原名藍玉瓍,光澤細緻、色調柔美,非常襯您的氣質。」

  「哼,可惜是個假貨。」

  艾菈菈說了這句,商人氣得跳腳。

  「我這是真貨!這是真貨!這是第八區弄來的!絕對是真貨!」

  「第八區也有可能是假的,別忘了那邊有加工廠!」

  「好了!不要吵架!」

  利亞忍不住音量加大,遏止他們兩人吵嘴。

  「我不太懂珠寶那些,我只是覺得這個很漂亮,所以想知道價錢。」

  商人報了一個數字,利亞還沒做出什麼反應,艾菈菈倒是先尖叫起來,「假貨還這麼貴!你會遭報應的!」

  「就說了是真貨!妳真是……」

  「好,我買!你們不要再吵架了……至少不要在我面前吵。」

  「什麼!」艾菈菈拔高音量,「你居然要買!那那那那不是小數目耶!」

  「對,我要買。」

  利亞嘆氣,他都想問商人有沒有賣耳塞,被這樣近距離高分貝轟炸,他耳朵快痛死了。

  「客人真識貨。」

  商人呵呵笑,笑得極其諂媚。「攤位上還有其他玉瓍跟寶石,不嫌棄的話也都看看吧?」

  「沒關係,這個就好,我只覺得這個漂亮。」

  雖然是種直覺,但利亞認為不得不帶這條項鍊回去。

  「是嗎?那如果對漂亮的寶石有興趣的話,小店在商都也有駐點,歡迎到商都觀光時過來看看。」

  商人涎著臉收了錢,看那表情利亞多半也曉得自己買貴了,一旁的艾菈菈氣鼓雙頰,只差沒對他喊出笨蛋兩個字。

  「放心吧,這是有價值的東西。」

  利亞沒來由地如此肯定。

 

    *

 

  利亞離開這區攤販時艾菈菈跟在他身後,他也就隨她去了。

  「我認得你,前幾天在瑞斯店裡的那個茶髮青年,旁邊有一位銀髮深膚色的青年,對吧。」艾菈菈開口,利亞就算不想承認也得點頭。

  「妳有什麼事嗎?」

  「我說你啊,為什麼要買條假貨呢!」

  「妳開口閉口說它是假貨,那麼、它假在哪裡呢?」

  利亞挑眉,想聽聽商人女兒的高見。

  「通體一致的藍,色澤明明也不是頂漂亮……帶點黃或翠青可能還有點價值,你手上那顆想找到替代品的話到處都是。」

  「……妳看不到它的光澤嗎?」

  「什麼?它光澤沒有很亮啊。」

  利亞仔細端詳手上的項鍊,透潤近似玻璃,這樣還不夠亮嗎?他疑惑。

  還是……他看到的東西與艾菈菈看到的東西不一樣?

  「沒關係,我喜歡這條項鍊。」

  他將它收起。夜晚將至,祭典快開始了。

  「真好啊……我要是有那麼多錢,肯定能找到尋夢人的。」

  艾菈菈大聲嘆氣的模樣反而逗樂利亞。

  「為什麼這麼想找尋夢人呢?」

  「因為──他的能力,很特別呀!我有事想請他幫忙,可惜我走過四區及九區,都沒見過他的身影。」

  不,事實上妳見過了。利亞心想。

  對他人而言,尋夢人總是神秘並難找尋,且講求緣分。

  這點艾菈菈也曉得,只是她急得慌。

  「我們家被王城的人徵收走,不留一點土地給我們,就連好不容易交易來的寶物也全被收去了。」

  艾菈菈咬牙,也不曉得怎麼了,今天居然很想一股腦地將這些遭遇說給旁邊的陌生青年聽。

  「……我爸後來上吊死了。什麼字條也沒留,我想找到尋夢人,問他我爸為什麼要這麼做。」

  不就是壓力嗎?利亞想著,這也沒什麼大不了。

  想得開、想不開,皆沒什麼大不了的事。

  艾菈菈還以為身旁這位青年會同情她,沒想到他反而笑了,「死者已逝,除非他有出來作祟,不然要尋夢人做什麼?而且作祟的話,也不該找尋夢人。」

  「……我想知道他為什麼拋下我們!」

  艾菈菈大叫,哽著聲。

  「拋下?」

  利亞停下腳步,使艾菈菈險些撞上。他轉頭,彎腰與她平視,「我問妳,妳們家是妳父親撐起來的嗎?那些交易、那些寶物,都是他一個人做到的吧?是嗎?」

  「是、是啊……」

  「那,何來拋下可言?」

  利亞微笑,笑得艾菈菈心裡生寒。

  「這個家是他撐起的不是嗎?那撐不起垮下了,就是拋下嗎?你們不會太自以為是嗎?你們貢獻過什麼?還是什麼都沒有?」

  艾菈菈被堵得啞口無言,聒噪的她難得安靜下來。

  「妳啊,就像瑞斯說的,是個外行人呢。」

 

    *

 

  第六區的祭典辦得熱熱鬧鬧,整個區的居民只要是信奉女武神的皆動身前來歡騰慶祝。

  這個世界的信仰故事基本上圍繞在女武神及女文神,祂們沒有名字,但兩尊神明皆各有擁護者。

  目前的國王信奉女武神,且大部分的人也是信仰女武神。

  利亞站在廣場的邊上,小心翼翼讓自己不要被人抓進去跳舞。

  他對這裡的信仰並不熟悉,無法好好融入此時的人群,外加梅尼及歐佩並不是信仰女武神,更正確而言兩人都偏向無神論,但梅尼對女文神頗有研究。

  所有人都開心地跳舞繞圈,令他覺得自己格格不入。

  回去好了,也該回去商都跟梅尼會合。

  他起身,正要走往交界處的方向,卻突然被後頭的人抓住肩膀。

  「先、」

  這聲音……

  利亞轉頭,才驚覺伸手的人是梅尼,但對方同樣驚訝,似乎沒料到抓住的人是他。

  「……你在這裡啊。」

  「是啊。」

  利亞淡淡地回應。

  「……覺得祭典好玩嗎?」

  「沒辦法融入。」

  怎麼回事呢?梅尼看上去很疑惑的樣子。那句祭典明顯是轉移話題。該問、還是不該問?

  「你似乎很驚訝。」還是說了。利亞想,他還是想知道。「我轉頭前,你都不知道是我對吧?你原本想向一個陌生人說什麼?」

  「你身上,有某種讓我熟悉的感覺。」

  梅尼講完,利亞依然一臉疑惑。「不是你的人,而是你身上有某樣東西讓我感覺到,所以才會叫住你。」他思索了會兒,看樣子是斟酌怎麼解釋,只是利亞大概曉得他指的是什麼。

  「你說的是這個吧?」

  利亞拿出藍寶項鍊遞給他,「我今天逛完市集,只買了這個。」

  「對!就是這個!」

  梅尼接過項鍊,不禁喃喃,「這種東西怎麼會出現在市集……」

  「它很有價值嗎?」

  「它本身的價值在寶石中不算最頂級的,但它『裡面』的東西很有價值。你找到寶了,利亞。你怎麼會想買這個?」

  「不知道,它就是很吸引我。」

  利亞聳肩,「就覺得它是有價值的東西,一種直覺。」

  梅尼盯著他良久,直到利亞被盯到有點不好意思正要說些什麼時,他才開口:「我事情暫時告一段落了,我們回去吧。」

  「回商都嗎?」

  「明天啟程回家。」

  梅尼微笑。

  「也出來夠久了,該回去了。」

  回家。

  這個詞對利亞而言既熟悉又陌生。

  讓他想起之前在另外一個世界的場景。

  他到哪都沒有家。

  沒有可稱為家的地方能讓他待著,真令人哀傷。

  ──破碎的酒瓶、白色的洋裝,沾染上水彩顏料以及鮮血,只能狂奔,只能逃跑,卻驚覺到處都沒有自己的容身之處。

  偶爾還會夢到,菜刀及砧板與自己的手指。

  一切的一切揉捏而成的究竟是自己的噩夢,抑或是現實?

 

 

-----

伏筆越埋越多,希望寫到最後記得交代完整R(考驗魚腦ㄉ記憶力)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