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寫文進度有如神助,果然手感很重要(點頭)

 

 

    03.

 

  ──當初說好的,我不要你的錢。你是尋夢人吧?那替我完成一件事吧。

  於是梅尼站在這裡,戴著垂墜耳飾,敲響門。

  瑞斯那討人厭的笑聲還在他腦裡循環播放,有夠心煩。

  梅尼在外頭站了一會兒,來應門的是一位老太太,開門的瞬間他聞到一股很香甜的味道,帶點苦,令他第一時間有些走神。

  「是──阿卡嗎?」

  「不是,夫人。」

  梅尼回應。那位老太太摸索著門緣,他這才發現對方似乎看不太到。

  「那你是來?」

  「我代替瑞斯來向您請安。」

  他不曉得這樣說是不是對的,瑞斯什麼資訊也沒提供,只說了要他過來一趟。

  「瑞斯……?噢、瑞斯。不是阿卡啊。」

  老太太臉上顯而易見的失落讓他感到些許不安。

  他雖然戴著耳飾,但很少像這樣,一打開門就感受到對方滿懷的情緒,混著苦甜的味道,濃得化不開。

  他扶額,咬牙拒絕那些試圖強硬進入他腦袋的情緒。

  「那你……那你要進來喝杯茶嗎?還是你想帶點巧克力回去?」老太太開口,目光無法對焦。

  啊,那苦甜的味道原來是巧克力。

  梅尼一時有些無措,他以為瑞斯要他過來是為了尋夢人的能力,可是對方顯然不知情,他幾乎沒遇過這樣的狀況。

  「那、好吧,麻煩了,我帶些巧克力走。」

  他不認為瑞斯要他過來一趟就只是為了巧克力。只是眼下他什麼資訊都沒有,只好先跟著進門。

  老太太扶著牆往內走,他想伸手幫忙,卻發現獨居的她應該不用幫助。

  利亞人還在瑞斯那,但過不久會過來與他會合。

  越走進屋內,每一步都沉重得令他想吐。

  他拒絕一切強行進入他五感的情緒,只是那種複雜情感與苦甜的香氣相輔相成,嗅覺如果沒失去,八成無法完全擋掉。

  某方面來說,真棘手啊。

  他打算離開這裡後回瑞斯那問個明白,總不可能真的只是來這裡問安,那任誰都能完成,需要尋夢人做什麼?

  梅尼站在客廳,望向廚房內老太太緩慢的步伐,將巧克力裝袋,一邊聽她說話。

  ──好久沒人來了。

  ──阿卡也都不回來。

  ──沒人記得我這個老太婆。

  ──鎮上的人都忘了這裡曾是甜點店。

  ──招牌巧克力很好吃噢。

  ──你有朋友吧?那這些都給你帶去吧。

  ──價格?不用!不用……沒關係的。

  梅尼接過一袋巧克力,正要說些什麼,此時門剛好被敲響了。

  「啊啊、是阿卡吧!這次是阿卡了吧!」

  老太太依然扶著牆走往門的方向,但梅尼知道,門外的人應該是利亞。他繞過老太太直接替她開門,陽光投射進來,利亞被突然開啟的門嚇了一跳。

  「是阿卡嗎?是阿卡對吧!」

  「是阿卡!」

  利亞原本想說的話到了嘴邊卻被梅尼一句話堵了回去,他疑惑望著他,梅尼只用唇形說了一句你先別說話。

  「年輕人,婆婆看不清楚,他是茶色頭髮對吧?」

  梅尼瞄了眼利亞,「對。」

  「是不是……多了副眼鏡。可惜老太婆我看不清,但沒關係。阿卡……進來!進來吧,你好久沒回來了!」

  老太太喜出望外,想伸手去抓利亞的手卻被梅尼制止,「夫人,沒關係的,我們自己走。」

  「噢……好、好。我去泡茶!年輕人,你也坐一下。你替我帶阿卡來,謝謝……真的謝謝。」

  梅尼伸手抓了利亞的手將他往屋內帶,替老太太關上門。

  利亞臉上多了副圓框眼鏡,是瑞斯提供的,特殊鏡片讓他眼珠子呈現茶色,也因此他才能無須蒙面大大方方走在街上來這裡找他。

  老太太端了茶出來,看起來很開心,雖然雙眼無法對焦,近乎全盲,能在屋子內穿梭自如,八成也是獨居良久且夠熟悉起居的緣故。

  「夫人,謝謝。」

  梅尼瞇起眼,深吸口氣。

  「噢、只是茶而已,不謝不謝。阿卡……說說你去王城讀書的經歷吧?戴眼鏡了啊,讀書很辛苦吧?雖然婆婆看不清楚,但我知道你在笑,對吧?一定有很多事情想講,是吧?」

  老太太自顧自地說了一堆話,聽在梅尼耳裡只令他深深嘆息。

  「夫人,阿卡回來了。那麼,失禮了。」

  他伸手握住老太太的雙手,閉上眼,作為媒介的耳飾發出光芒,睜眼時,眼珠呈現赤紅色,如熊熊火光。

  「年輕人……你在做什麼、」

  「夫人,抱歉,失禮了。」梅尼收緊雙手,「──阿卡他說:他很想您。」

  

    *

 

  「你要解釋一下嗎?」

  利亞盯著梅尼手上那袋巧克力,忍不住開口問。

  「要解釋什麼?」

  耳飾的流蘇隨著他的步伐輕晃。

  「一開門就看著你對屋內講話……我也曉得這是你的工作,但我看不到啊。」利亞走著,「那位……是個老太太嗎?」

  「是啊,很慈藹。」

  「阿卡是?」

  「對她而言很重要的人吧,我也不清楚。瑞斯什麼也沒說就要我過來。」

  「噢,提到瑞斯。」利亞停下腳步,梅尼也只好跟著他停下腳步。「你居然放我跟他獨處!」

  梅尼先是一愣,後來忍不住笑出聲,「你很怕被他賣掉對吧。」

  「當然啊!他一邊翻找東西一邊惋惜說著黑色眼珠目前市價多少,搞得我心神不寧,很怕他又用那個不曉得是什麼的法術讓我睡著,醒來後我說不定就失去雙眼了。」

  「不會的,我都出來『付款』了,他不可能對你出手的啦。」

  「我當然知道你出來是為了工作啊!……唉,算了。」

  利亞邁開腳步,「話說,你那袋巧克力該怎麼辦?」

  方才在屋內他盯著梅尼似乎正握著誰的手,但他看不見。赤紅的雙眼外加閃爍光芒的耳飾,他知道他正在工作。

  當亮光消退,梅尼手上便出現一袋巧克力,味道聞起來苦甜不膩,只是他一點也不想品嘗它。

  「先帶回去給瑞斯,再看怎麼處理吧。」

  他捧著這袋巧克力,感到心情複雜。

  一開始他進屋內就感受到四面八方朝他襲來的情感混雜苦甜的氣味,令他沒法第一時間注意到那位老太太不是真人。

  直到他在屋內替老太太開了門,陽光投射進來,照在他手上原本拿著的袋裝巧克力立刻消失無蹤,他才驚覺不對勁。

  到了最後,他還是無法開口對她說:阿卡不會回來看她的。

  只好說甜蜜的謊,讓她好好的走。

  如果阿卡正如她所說的進了王城,那他一定不會回來了。

 

  梅尼與利亞走回瑞斯的店內時發覺店裡還有其他人,是個女孩,正憤怒吼叫著。

  「我千里迢迢跑去第九區要找尋夢人,結果應門的人說他不在!」

  聽到關鍵字的利亞腳步要踏不踏的,倒是梅尼直接走了進去。

  「瑞斯,拿去。看這是不是你要的東西。」

  梅尼將那袋巧克力放至他面前。

  「噢,謝了。」

  瑞斯揮揮手。女孩的情緒被梅尼打斷,一時半刻不曉得該繼續還是該停止,這時瑞斯朝她開口:「那應門的人說了什麼?」

  「啊?噢!他說無緣!要我擇期再去!但我只弄得到一張通行證啊!要怎麼再去一趟啊!而且九區好遠,又熱,還要越過沙漠,超累的。」

  瑞斯挑眉,這時利亞也曉得這女孩是誰了。

  「妳想知道尋夢人在哪嗎?」瑞斯問。

  「想啊……等等,你先別說!你的仲介費超貴的,我付不起。」女孩鼓起雙頰,「我會自己去打探。」

  瑞斯朝梅尼眨眨眼,笑了。「好啊,那妳加油吧,真的打探不到再來找我。但想找到尋夢人真的很看緣分。無緣,我也沒辦法。」

  「你怎麼跟那個應門的人講了一樣的話啊!」女孩大叫,也不顧還有旁人在場,「不過……那傢伙的眼睛顏色很漂亮,雖然不是純黑色的有點可惜。」

  「說不定你們其實很有緣啊。」

  瑞斯訕笑,遭女孩白眼。「好了,妳沒事的話先離開吧,我跟旁邊這兩位有約。」

  「噢,好吧。」

  那女孩扁嘴,但商人的職業道德尚有,她曉得業界規矩,便乖乖離開了。

  「我看你們挺有緣的啊。」

  瑞斯說著風涼話。拿起桌上的袋裝巧克力,「這是那位老婆婆給的,對吧?梅尼。」

  「不,這就是她。」

  「什麼意思?」

  「那間屋子只剩下她的情緒,這是她的執念。」梅尼淡淡的說。「你看起來不像是會喜歡巧克力的人。」

  「她對我有恩。」瑞斯微笑,「對了,你沒順便參觀她的房子嗎?」

  「不了,我怕看到她的遺體,我不想接觸到。」

  「呵呵,這倒是不用擔心,我請人處理過了。」瑞斯說道:「當我發現她不是真人後,想再找她,就再也看不到了。」

  所以那時的梅尼才不能戳破那層膜,倘若利亞當下問出口,八成就連他也會再也看不見她,之後就很難有人能送她一程。

  「這報酬很貴。」

  「你覺得改變髮色及眼珠不等值嗎?」

  瑞斯笑,「但我給你別的情報了,我認為等值。」

  梅尼挑眉,而利亞在一旁從頭到尾沒搭話。

  「有需要什麼再來找我吧,髮色記得要定期回來補染。」瑞斯揮揮手,「話說,那女孩應該是付不起尋夢人的費用,你如果想幫,必須三思。她可是連你們那個應門人的價值都看不出來的外行人呢。」

  

    *

 

  「人的執念很可怕,死了也不例外。」

  梅尼看利亞走回旅店的路上心事重重,開口想稍微解釋一下剛才的情況,但對方只是回應:「我知道。」

  梅尼還想說些什麼,利亞卻開了別的話題,「這裡既然是商都,那應該會賣顏料吧?」

  「你想畫畫嗎?」

  「是啊。」

  梅尼有問過他之前在那個世界時的職業,他先是回了句設計師,想了想又改口畫家。

  說設計師他是不明白,畫家他倒是懂。

  自從歐佩教利亞識字後,梅尼偶爾會在書房看見他的畫,用鉛筆隨手繪製的素描,筆觸清淡,但情感豐沛。

  「啊,對了。」

  梅尼似乎想到什麼,「為什麼瑞斯那傢伙是給你眼鏡啊?」

  他知道有些術法可以改變一個人的眼珠顏色,但沒想到對方只給了他一副特殊鏡片的眼鏡。

  「噢……他說……他下不了手。」

  ──你的眼睛顏色這麼好看!不行!我下不了手,我給你替代的物品,你稍等我一下。

  利亞學了瑞斯當時的語氣,逗得梅尼大笑出聲。

  「果然還是商人。」

  「真不想跟他接觸……」

  「至少你現在可以走在路上了。」

  「對,真好。」利亞點頭,「但用尋夢人的工作去換,不會不值得嗎?」更別提他還替人送終。

  「沒關係。」

  梅尼微笑。「他似乎給了我別的、也很重要的東西。」

  利亞聽不明白,但那些都不重要。

  他們拐進一間美術用品店,好在這個世界也會有專賣美術用品的店家,不過瞥了幾眼價錢,利亞只能無奈地想:不管在哪個世界,美術用品依然昂貴。

  罷了。反正付錢的不是他。

  「梅尼。」

  「怎麼了?」

  「這個世界,有人靠賣畫維生的嗎?」

  「有啊,如果實力被人看見的話。」梅尼思索了會兒,「也會有人用代筆的方式維生……你想要賣畫嗎?」

  「不曉得呢,總是要找點事情做吧。」

  「如果是想賺錢──」

  「我知道你不缺錢。」利亞打斷他接下來的話,「我只是想要自力更生。」

  「……閒不住啊。」

  「是呀。」

  所以在另一個世界時,才會累積壓力終至扛不住,最終選擇自行結束餘生。

  他從沒開口對梅尼及歐佩說過自己是怎麼死去的,而他們也從來不過問。或許這就是他們的溫柔、他們的體貼,或是他們的冷漠。

  但無倫如何,都是好的。

  利亞挑選了幾樣畫具幾樣顏料以及紙材。

  ──回第九區後。

  希望是能沉靜一段時間,好好地畫個圖。

 

 

-----

我個人很喜歡這個章節,尤其是瑞斯講「說不定你們其實很有緣啊」然後女孩翻白眼的部分,這邊我寫的最開心XDDD

最近手感不錯,可以寫完下一章節再貼這個章節~希望能繼續保持下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