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時想不到取什麼名字好,所以先這樣吧(咦?)

  久違的寫原創,希望大家喜歡~

 

 

    尋夢人

 

  我記憶中的最後一個畫面,是晃著的雙腿,腳上是雙穿了兩百萬遍的破爛白色布鞋,對應腳下的灰色柏油路。抬頭看向的天空很灰、很悶,空氣很黏,感覺要下雨了。

  一滴、兩滴,雨水模糊視線。

  也沖掉一身血跡。

  我甚至來不及對自己說再見。

 

    01.

 

  「梅尼、慢點!」

  「你才不要拖拖拉拉的!」

  利亞試圖跟上梅尼腳步,但對方走得太快,讓他跟的有點吃力。

  真搞不懂梅尼手上跟斜背包都是書,為什麼還能走得這麼快。

  「帶你找完巫師我就要回去工作了,你走快點,這次沒見到巫師你還要等上半年,再將你藏半年的風險太大了!」

  梅尼碎念著,將利亞拋在後頭,腳程越來越快。利亞覺得很委屈,他自己也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但正是因為不明白才要去找巫師解惑。

  利亞……利亞這名字是梅尼起的,他醒來時才不記得自己的名字。

  他醒來時沒特別感到身體不適,僅有口乾及身體上的燥熱,他睜開眼時光景皆與記憶中的完全不同,第一個映入眼簾的便是梅尼,一頭銀髮長得能蓋住眼,深色皮膚,開口講的語言他很確定自己沒學過,奇妙的是他聽得懂。

  他記得自己閉眼前的最後一個畫面。

  灰色的天空下起雨,黏得令人抓狂的空氣轉為濕潤,而他泡在自己的血中。

  梅尼開口喚他好幾次,他沒法做出反應,他講不出話。

  去,拿水來。

  梅尼總算意識到他無法說話的原因。他朝旁邊與他同樣膚色的人說道,那人的髮色是金色的,像麥子,閃閃發光。

  你還無法說話,那能聽得懂我講的話嗎?

  梅尼坐在他身旁,輕聲開口。

  他輕輕點頭,雖然聽得懂,但不一定能夠對話。

  你是王城來的人嗎?黑髮黑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這邊的居民。

  是或不是,這種是非題能點頭搖頭回答。不過他只是露出疑惑的表情,王城這個詞彙一出,他便直覺知道這裡已經不是他認知的世界了。

  但這也不是天堂或地獄,他來到一個未知的地方。他想嘆氣,卻發不出聲。

  不回答嗎?那、你是來尋找什麼的嗎?

  梅尼又說了令他費解的話:旅人經過這裡,多半是尋找著什麼,你也是嗎?

  不,我只是個路人,不小心闖入你們的世界。

  他腹誹著,而水總算送來了。

  梅尼將他稍微扶起,餵他喝水,待他潤喉完,先是思考該問什麼或是該回答對方的哪個問題。

  我沒有名字。

  他開口講了,腔調有點怪異,但說的是同一種語言,看樣子老天爺對他不算太壞,至少有幫忙解決溝通問題。

  那你是來找尋你的名字的嗎?

  梅尼問。

  姑且算是吧。

  他回答。

  我不會幫你找到你的名字,可是你需要一個可以讓我們稱呼你的名字。

  梅尼思考了一會兒,你有什麼想法嗎?

  他搖頭,聳肩。

  他後來給他起了一個名字──利亞,那就是他在這個世界的名字。他沒問他為什麼。

  他對於自己還能再醒來這件事感到無所適從,以為登出了名為人生的遊戲,沒想到被強制登入另一款人生遊戲。

  梅尼,你相信嗎?我不是你們這個世界的人、我是說……噢天啊,你還是當作沒聽到好了。

  ──噢、嗯?你、好,這可以解釋你為什麼會倒在沙漠中對吧。

  我倒在沙漠中?我居然還活著?

  ──對,這太神奇了,所以我相信你說的話。

 

  當初梅尼太快接受事實反而讓利亞嚇得不輕。

  梅尼說了是因為他職務特殊,若是遇到其他人,記得說是失去記憶即可。

  利亞覺得很不可思議,正想問些什麼,梅尼這時拿出一疊紙筆,開始對他問東問西。

  原本的世界如何?人民過得如何?那是怎樣的地方?國王治理得好嗎?你們有階級制度嗎等等,令他一時措手不及難以反應。

  ──告訴我,利亞,我真的很想知道。

  他們交換了彼此世界的情報及目前趨勢,他才知道原來黑髮黑眼在這個世界反而是少數人,才會被問說是否從王城過來,聽說現在的國王便是黑髮黑眼,但梅尼也不太確定,畢竟國王不是誰都能隨便見到的人物。

  要進去王城的通行證是很貴的,照他們這個區域的階級八成一輩子都不可能進得去,除了王城派來的人或商人需要奴隸,不然誰會到這種地方。這裡是被在位者掠奪的地區,只要他們想要,隨時都能將這裡的人抓走。

  沒想過要反抗嗎?

  他很驚訝。

  一輩子沒體會過自由的人,是要如何學會反抗?

  梅尼說得太理所當然,令他一時錯覺對方可能也是從異世界穿越來的人。

  他們聊了一陣子,利亞也只好暫時安置在梅尼的住所。

  梅尼說,黑髮黑眼太稀有,被發現的話會被商人抓去賣,而且能賣得很好的價錢。

  利亞一開始還能開玩笑說那把我賣了你就有通往王城的通行證了,被對方瞪了一眼。

  王城又不一定好。

  看樣子你去過了。

  嘖!梅尼咂嘴,你想回去原本的世界嗎?

  我比較想知道為什麼我會來這裡。

  ──每半年巫師會來一次,距離她下次來是三個月後,我之後帶你去找她。

  巫師?

  ──對,她無所不知。

 

    *

 

  這之間的相處,利亞總算知道梅尼告訴他職務特殊是指什麼了。

  梅尼能將人們寄予的感情化為實體蒐集起來,有時候是物歸原主、有時是代為保管,有時會拿去給寄託對象,有時又會替當事人銷毀。

  利亞起初以為是這個世界的人民都能這麼做,直到幾次下來旁人的驚呼,他才曉得這是只有梅尼才會使用的技能。

  他的這個能力讓他換得不少報酬,也是這個村子內少數可以自由進出區域與區域間的人。

  難怪初次見面時會問他是否在找尋什麼。

  這下除了藏匿自己,還多一個人要藏了。梅尼碎念,讓利亞哭笑不得。

  躲商人躲兵衛,區域的劃分讓村子裡的人沒有自由、也沒有個人意識,商人與兵衛說來抓人就來,曾起反抗心態的人也會被斬首示眾,這還是最仁慈的做法。

  一代接著一代,只是血統出錯了,就遭受這等待遇。

  階級制度太明顯了。

  「你這種職業有名字嗎?」

  利亞替梅尼搬書,剛才來了一群商人,帶了不少書過來,這區域的居民別說看書了,幾乎都沒受過教育,但因為梅尼住這,所以商人還是會帶書籍進來販賣給他。

  「尋夢人或搜心者,聽起來很夢幻吧。」

  梅尼聳聳肩,「但也沒什麼了不起。」

  利亞與梅尼穿過村莊,梅尼的居所靠近山區,他過著低調又不太低調的生活,許多王城或此區外的人都想找到他請他幫忙事情,他安居於此的原因也是因為這樣,這裡的居民生活不夠平穩,沒有溫飽富足哪來的私念,住這不太被騷擾,而且即使居民真的需要他的幫助,他也樂於伸出援手。

  他的信念只有一個──不改變現狀。

  畢竟,他也改變不了。

  梅尼是除去管理者後此區域最富足的人了,他的能力給他帶來大把的銀子,但也帶來無限殺機。

  所以適時的躲藏對他而言是必須的。

  利亞起初看不下去商人或王城的護衛一來就是抓人去當奴隸的行為,只是他要出去做些什麼也辦不到。他知道反抗無效,生活不夠安逸,被抓去的人反而得到一份工作,對那些人來說也不太有怨言,且出了這裡就不會回來了,更不會有消息出去的人是生是死、情況如何。

  他也知道梅尼沒必要保護他,人都來了,他必須學習如何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

  看多了就會麻痺的。

  梅尼這麼告訴他,利亞這段時間相處下來知道他並不冷血,就只是、看多了。

  至少那些人不會搶奪糧食,不過那也是因為王城目前物資足夠,過陣子就不知道了,誰曉得下個月會不會哪裡就發生戰爭。

  病態人生,但對這裡的居民而言,是日常。

  所以沒必要改變,大家都習慣了,而且也不知改變為何物。

  這天搬了不少書回利亞的居所,好不容易替梅尼整理好書房的歐佩一見又有新書進來,輕輕嘆了口氣,「先放地上,別堆到櫃子去。」

  歐佩是之前他剛醒時替他倒水的人,與梅尼相同的膚色、金色的短髮,深藍近似墨色的眼珠,梅尼說是他撿到就留在身邊了,歐佩聽了也沒反駁。

  利亞聽到的當下還以為梅尼是當作遊戲打怪在撿金幣呢,把人撿回家照顧是他的天性還是單純好玩啊?啊、自己也算是被他撿到的。

  「留在身邊也沒什麼不好啊,別看他那樣,他可流著戰鬥民族的血呢。」

  歐佩?他看起來還比我瘦小耶?利亞驚訝。但人不可貌相,自從親眼看過歐佩輕輕鬆鬆撂倒偷書賊後便讓他浮現可以惹梅尼、絕不可惹歐佩的念頭。

 

    *

 

  利亞隨著梅尼奔波一段路程,總算到了巫師暫居的住所前。

  「繆──」

  ──她不在噢!

  「什麼!她這陣子不是應該要來這了嗎?」

  梅尼還沒進屋,利亞也只好在他旁邊安分待著。屋內有人出聲,但利亞總覺得聲音是直接灌進他腦袋裡,而不是屋子裡有人朝外講話。

  ──尋夢人,你的資訊並沒有錯,只是很不巧的,她現在不在。

  「所以?見上她還要再半年?」

  ──是噢。

  「那好吧。」梅尼很快地接受了對方的說法,「利亞,看來你還要住上一陣子了。」

  利亞一愣,「可是……她說她現在不在啊,不表示這陣子都不在吧?」

  「唉。」梅尼揮了揮手,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

  那聲音又響起──尋夢人,你旁邊那人的靈魂很特別。

  「是呀。」

  梅尼看了利亞一眼,「是啊。我們走吧。」

  ──尋夢人。

  ──你的眼睛,還好嗎?

  梅尼不語。他直接掉頭折返,利亞也只好跟了上去。

  「梅、」

  「我不是說過了嗎,巫師無所不知。」

  梅尼走著,腳程依然很快,甚至比來時的速度更快。「她會有她的想法,可能就是所謂的時候未到吧,你就再等等,也不急不是嗎?」

  「你的、」

  利亞才剛開口便意識到這似乎是件不該問的事,只得立刻改口,「剛剛那個聲音……」

  「我也不曉得是什麼,巫師的一切都是這麼不可思議。沒必要了解,了解了也沒什麼用。」

  也是。

  利亞突然驚覺,自己很容易被梅尼說服。

  在他還活在以前的世界時,他對一切抱持懷疑,強於辯駁,不常被人三言兩語說服或影響。

  或許,在這裡,話語本身的力量就非常強烈。

  話說出口,一字一句都十分沉重。

 

 

-----

幾百年沒寫原創,感覺都要生疏了(搔頭)

前幾天搬宿結果這間房的數據機無法使用,搞得我有電腦沒網路,手機 wifi  也只能連隔壁房間,超慘的嗚嗚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