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Mingyu x Jihoon

  一次放完!喜歡的話歡迎留言跟我說說話兒!

 

 

    Sleep Here Tonight
 

I
  他其實從來沒想過自己的溫柔氾濫成災反而讓對方正中下懷。

  「留下來過夜不好嗎?」

  「不好,你媽防我防得要死,我才不要沒事找事做。」

  「她出門了。」

  「我知道。」

  「她今晚不會回來。」

  金珉奎敲下琴鍵,沉重的一擊。

  「別一邊講話一邊彈琴。」

  李知勳嘆氣,對方此刻的聲音彷彿將被拋棄的狗狗,但他又不是他的寵物或誰,為什麼會處處被牽動呢?

  「今天這間房子只有我留著。」

  「還有管家啊。」

  「他們不會說出去的。」

 

  李知勳就這樣被留了下來,他自己也很意外。

  「我去睡客房。」

  「不用這麼見外啊。」

  「呀,金珉奎,好歹我是你的老師──」

  「有什麼好避嫌的,也是我朋友不是嗎?」

  「你媽明天到底幾點回來?」

  「不知道,說不定不回來了。」

  「不可能。」

  李知勳斬釘截鐵地回答,「不可能。」他又說了一次。

  金珉奎扁扁嘴,他在李知勳留下來盥洗後跑去告知管家他的音樂老師今晚會留宿,管家沒多說什麼,只說了夫人明天一早會回來。

  ──謝謝。

  ──不客氣。少爺。

  ──那你願意、

  ──夫人回來前,我會來敲您房門。

  ──好的,真的謝了。

 

II

  李知勳的父母在他出生那年開了間音樂教室,剛好兩人一人會鋼琴、一人會吉他,於此之前各自攢了錢節儉過日,好不容易才開了音樂教室,靠人脈找了許多音樂老師留於此教學,聚集學生。

  他家沒有特別富有,但因為這層關係他在充滿樂音的環境下長大,也算耳濡目染上手了幾項樂器。

  別的不好說,光是鋼琴跟吉他就是他父母手把手的教導。

  契機也不為別的。

  ──不覺得知勳太內向了嗎,看不透他的想法。

  ──是啊。

  ──反正你會吉他,我學過鋼琴,就教他吧,也不是什麼壞事。

  ──好啊。

  ──至少讓他有個管道可以發洩情緒。

  因此擁有與生俱來完美節奏感的他,精通了吉他及鋼琴,再來透過父親友人學了爵士鼓,甚至在自家音樂教室向其他老師學習了單簧管。

  上了高中進了音樂性質的社團也短暫摸過BASS及小提琴,雖然學得不專精,程度也足夠拿出來說嘴了。

  升大四那年,正煩惱未來出路的此刻,他父親隨口提議老朋友的兒子想學樂器,問他有沒有興趣當對方家教,本來就一直有在外教吉他或鋼琴的李知勳,也沒多想就答應了。

  

III

  金珉奎是金家長子,更是身分嬌貴的少爺,家族未來的企業壓力都丟在他肩上,沉重得令人心驚。

  乖巧聽話懂事還長得很好看,所有他人認為完美的典範都集他於一身,從小下重本栽培,學校成績也足夠亮眼撐得起場面。

  按照父母的期待一步一步走,也沒什麼違抗過。

  不是不想反抗,而是連他也不曉得自己真正想要什麼,就乾脆照著父母給他鋪的路走。

  而且他乖乖照著走,父母就會將壓力重心放在他身上,而不會轉移目標朝向小他幾歲的妹妹。

  重擔由他扛即可。

 

IV

  學音樂的契機──喔對,他從來沒問過他為什麼想學音樂。

  他來金珉奎家之前,只聽說了對方想學容易上手的樂器,也沒特別指定要什麼,這反而讓他苦惱了起來,畢竟他會的樂器不少,在外教學的樂器少說也有三種,而且還是要看學生想學的程度而定。

  ──就吉他、或鋼琴吧,反正他們家一定都有啊。

  不該指望老爸能給他什麼有建設性的建議。唉。

  初次見面那天他準備了雙份教材,吉他與鋼琴的入門都有,就看金珉奎想學什麼。

  李知勳家庭並不富裕,他有想過有錢人的家裡會是什麼樣子,然而實際還是超出了他的想像。

  他對金珉奎的第一印象……不,在那之前已經對他有刻板印象了,覺得他就是鑲金的、身分與他不符,一刀劃開就是兩種世界的人。

  不論談吐或是對方的衣著與長相,對他而言就是蒙層亮晃晃的高級絲緞,令他看不清這個人的真實面貌。

  

  ──比較想學吉他還是鋼琴?

  李知勳張望金珉奎家裡寬敞得使人感到空虛的客廳,找不著任何鋼琴的影子,於是他開口問了。

  ──嗯……鋼琴的話,琴房在這。

 

  李知勳跟在金珉奎身後來到琴房,對著房內的三角鋼琴瞠目結舌。

  ──不是說你們家以前都沒人學過樂器嗎。

  ──是啊。

  果然一刀劃開就是不同世界。

  

V

  金珉奎知道這個音樂老師才大他一歲……正確來說不到一歲,但會的樂器很多,可以讓他慢慢思考要學什麼。

  能專精在一項事物上,某方面來說,他有些羨慕。

  想學樂器的契機──也沒什麼,就突然想學。

  因為想學,所以就問了,問完父母便給他找了老師,就這麼簡單。

  不過他清楚知道母親挑老師挑得很嚴格,原本他父親想找與他同樣身分且學過琴的千金過來教他,順便看能不能增進感情促進聯姻,但找不到合適的人選,他母親就堅決反對找異性來教導他兒子學音樂。

  學也是學興趣。

  他父母不希望他學到想以此為業的程度。

  當然這些都曉得,且他不會如此,放心吧。

  

  「兩個黑鍵旁的白鍵就是DO,應該很好記。」

  李知勳指尖輕點了琴鍵,一鍵一鍵彈給他聽。

  「嗯。」

  金珉奎手也放了上來。

  「這是課本,先學些簡單的曲子,兒歌或經典名曲什麼的,另一方面也要練這本,這是幫助你運指流暢的。」李知勳擺了課本到琴架上,「有特別想學什麼曲子也能跟我講,我幫你找譜,找不到譜也可以幫你寫。」

  「好。」

 

VI
  ──李老師這稱呼叫起來好見外,而且我跟你又差不到一歲。

  ──那叫知勳哥好嗎?

  好嗎?好嗎。

 

  李知勳躺在雙人床的一角,將自己往最邊邊擠,床中央的寬度根本能容納一片汪洋。

  「知勳哥……我真的很怕你掉下去。」

  金珉奎伸手就要撈,這時李知勳轉身過來看他,眼神直勾勾的。「閉嘴,別講話,快睡覺,明天一早我就走。」語畢又轉過身背對他。

  金珉奎欲言又止,覺得自己傻得可以,明知道對方被強硬留下來不會開心,且母親也會感到不悅,而他還是執拗幹了這件事,將他人情緒都賠上了。

  他躺了上來,兩人之間的距離並沒有因此縮短。

  金珉奎聽著李知勳的呼吸聲,沉穩得呼進吐出。

  他試圖縮短他們之間的距離,終究忍不住再次伸出手將對方往自己懷裡帶。他很確定李知勳還沒睡著,用聽的就知道。

  「能不能、一點點就好……一點點喜歡我就好。」

  金珉奎低語,也不曉得對方有沒有在聽。

 

  隔天管家喚他起床時懷中早就沒有李知勳的身影,正如同對方所講的,一早他就走,不會久留。

  金珉奎突然感到很疲憊。

  課業啊、事業啊,學習樂器啊。

  忽然覺得一切都無所謂了。

  明明這麼多年來都乖巧聽父母的話走到現在,也正因為走到了現在,無法說不願不想就離開,會引起革命的。

  他也清楚知道就算他們之間兩情相悅又如何,荒唐得緊,他們不可能在一起,這是他身為金家長子的當下就清楚明白的事情。

  出生就註定血統,也註定一生。

  睡前那句話是他的自私,是他的任性妄為。

  將之加注在他人肩上。

  以為如此就一切平淡,不會有改變,至少他自己不會有任何改變。

 

VII

  不該教的。

  李知勳想,在知道自己的心意後就不該繼續教了。

  不該讓自己越陷越深,太痛苦了,這是不會有結局、不,這是連過程都不會有的情況,他們不會在一起。他們不能在一起。

  李知勳太清楚了,太清楚從小乖巧至今的金珉奎不可能為了他做出什麼舉動,而且真的做了他才要擔心,因為公開來毀的不是他們兩個,而是兩個家。

  甚至毀的不只他們的延伸,會有後續更多的問題。

  ──能不能,一點點就好、

  當然不能啊。

  李知勳心想。怎麼能呢。

  怎麼可能只有一點點喜歡而已。

  

  他們之間的教學還在繼續,前陣子李知勳從大學畢業了,照理講他該回釜山繼承家裡的音樂教室,但他爸要他先留在首爾繼續教,反正家教的薪水也足夠他支撐自己在首爾的生活。

  而金珉奎升上大四,他母親希望他能停一停鋼琴與吉他課(對,後來李知勳都有教)專心準備研究所,不過他做了保證,說別擔心,他會考上的。

  那晚的留宿後彼此之間的距離絲毫沒有減少,反而更遙遠了。

  李知勳以前還會教課時輕鬆帶過或簡單閒聊,現在都沒了,甚至連笑容都失去了,這幾次都板著臉上課。

  金珉奎從沒這麼恨過自己的一意孤行,好不容易以為能按照自己的意志行動了,卻不是個美好的結局。他認為自己搞砸了,從以前到現在他憑自己的心意下的決策很少,沒想到難得的一次卻失敗了。

  就這樣吧。

  至少。

  是的,至少李知勳不是再也不來了,這樣他也開心。

 

VIII

  「研究所放榜了對吧。」

  李知勳壓著琴鍵,這段日子以來第一次主動開口說話。

  金珉奎略感訝異,在回話前被李知勳打了下手,被提醒彈琴時的姿勢不對。總是這樣,都會不小心使用指腹去按壓琴鍵,但這是錯誤的,彈久了會造成手的負擔。

  但他使用指尖彈琴的時候手腕又會不自覺抬起,又是另一波負擔,會再次被壓著手提醒。

  李知勳當家教時不是對每個學生都這樣的,只有對他時會不小心做出這類的舉動,直接動手矯正,而不是口頭講或示範正確的姿勢給人看。

  「彈琴時,手要放鬆啊。」

  李知勳看上去很無奈,似乎無聲表達金珉奎的不良習慣難改。

  金珉奎同一段又彈了一次,李知勳還是一樣,一如往常用腳去踩踏節拍,引導他跟著。

  所以說,研究所放榜了對吧。

  金珉奎終於意識到不久前李知勳問了什麼。

  「那個、知勳哥。」

  在彈完這段後,金珉奎收尾音收得極快,幾乎是彈完的同時就放開踏板。「研究所,放榜了。」

  「嗯。」

  他回了個單音,不是很感興趣的模樣,但問題卻是他提起的。

  「正取。」

  「嗯。」

  「你都……沒其他話想講的嗎?」

  「嗯。」

  又是個單音,金珉奎讀不出他的情緒,又是那樣面無表情的樣子,沒來由讓他焦慮起來。

  「知勳哥、」

  他喊了他。

  ──我喜歡你啊。

 

IX

  ──你都……沒其他話想講的嗎?

  有啊,有啊。

  這是我最後一次教你了。

 

  李知勳揹著背包下了公車,釜山靠海,是錯覺也說不定,空氣中總有鹹味。

  到頭來也沒好好道別,其實也沒必要好好告別。

  不是他不想教了,是金珉奎的母親告訴他:不必了,提早結束。

  他知道她可防他了,總認為他是來利用她兒子的,看上她家有錢才來教課,明明最初就是兩個人的爸爸互相認識才衍伸出這層家教關係。

  就只是剛好。

  就只是碰巧。

  沒了。

  又不是什麼聖人,他當然羨慕過金家的財富可敵國,至少有錢的話小小的音樂教室才不會撐得這麼苦,也至少可以升級各項設備,畢竟他們現在能做的事情不多,要招攬學生除了牽關係抓進來教授外很難招到完全不認識的學生。

  學樂器又能做什麼。

  是啊,又能做什麼呢,不如拿這段時間去學語言,履歷也會相對漂亮些。

  金珉奎學樂器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也不重要了。

  也許是有錢人家的少爺一時心血來潮,或許吧,對吧。

  

  李知勳沒有回家,他先去了音樂教室,拿出鑰匙扭開,今天週日,又是下午,照理講沒人上課,除非有人補課。但燈暗著呢,玻璃窗內暗著,他推開門。

  只是想先回到這裡,熟悉的地方,比起家。

 

X

  多年後李家的小小音樂教室近乎面臨倒閉危機,此時卻收到一筆匿名捐贈,上頭是小提琴盒,下方竟是為數不小的數字,但李知勳也沒多看一眼,原封不動寄了回去。

  不用想就知道這筆金額會是誰給的,他才不要收。

  收了就是筆人情債。

  反正他父母也說過音樂教室開二十多年早已超出他們原本的想像,還以為能開十年就不錯了,卻營業了將近三十年。

  李知勳撫摸沒在使用的鋼琴教室內的琴蓋,上面積了層薄灰,可以壓出印子,封塵的都是回憶。

  這邊關了,不捨的不只他父母,還有他。

  但,可能只能撐到今年底了。

 

  艱難支撐這間音樂教室,李知勳除了到處當家教還當了藝術大學的兼任老師賺錢,他父母全權將這間教室的生死交給他,也不多問兩句。

  李知勳算著各種單據、各項數字在他頭上飛來飛去,在這邊死命地按著計算機加加減減開銷數目也不會減少。煩惱歸煩惱,他卻從來沒後悔過若是當時拿了那筆錢,危機化成轉機又能持續得了多久。

  當他揉亂一頭軟髮焦躁到不行的此刻櫃台電話響了,他嘆了口氣,接起電話。

  「喂──」

  「喂,妳好。」

  「您好,請問還有在收學生嗎?鋼琴的。」

  「現在只能收短期了,這邊就到今年底而已。還需要嗎?」

  「需要。」

  「好,那請留下妳的名字跟電話──」

  「請問可以直接去音樂教室詳談嗎?」

  「噢,可以啊,歡迎。」

  掛斷電話後沒多久──大約五分鐘吧,音樂教室的大門就被推開了。

  李知勳頭還沒抬,只想著真有效率啊,他劃著單據上的數字,直說:「這邊坐,請妳等我一下。」

  「好。」

  那一聲好彷彿開啟了什麼開關,電流竄過全身般的酥麻,李知勳立即抬頭望向來人,張嘴就是一句──你來幹嘛!

  「上鋼琴課啊。」

  對方只是笑笑。

  「我記得我剛剛接電話時是個女孩子打的。」

  「我請人幫忙的,不然我自己打電話,你一定不接。」

  「哼。」算你聰明。

  「知勳哥──」

  「電話裡講了,只能上到年底。」

  「我就是為了這件事情、」

  「閉嘴,我不接受你的贊助,那不必要。」李知勳打斷他的話,「你能給我錢的唯一途徑就是讓我教課,就這樣。」

  金珉奎也不是笨蛋,他當然曉得李知勳不可能接受他的援助。只是他清楚知道他捨不得這間教室,收掉真的可惜。

  「那我只好買下這間音樂教室了。」

  金珉奎長嘆一口氣,李知勳還以為他在開玩笑。

  「什麼?」

  「近年來偶像團體及藝文活動發展盛行,前陣子我們集團才剛買下一間偶像經紀公司,剛好跟你們音樂教室合作,教旗下練習生培養樂器方面的才藝,不錯吧?」

  金珉奎一氣呵成講完一大串話,李知勳還沒反應過來,他便拿出一張合約,白紙黑字,上頭還沒有任何簽名。「知勳哥,你知道你有時候有點傻嗎?這間音樂教室還不是你的名字,我可以直接找伯父伯母談這件事。」

  「什、」

  「這是唯一可以兩全其美的方法,就答應我了吧?」

  「呀!金珉奎!」

  「對,這是威脅。」他晃了晃那張合約,「我知道的,你捨不得。」

  「……那你怎麼不直接找我父母談?」

  「我不想、」金珉奎低眸,「被你討厭。」

  李知勳抿唇,此時也只能瞪著對方的臉。許久未見,洗鍊掉稚氣的俊臉,此刻卻毫無任何逼迫人的焰氣。

  「……拿來。」

  「什麼?」

  「……我說、合約拿來!」

  「啊?」

  「總是要看過合約才能考慮並且下決定對吧……拿來啦!」

  李知勳大吐一口氣。

  對,他是捨不得。

  不只是音樂教室本身帶給他的意義,還有許多許多無法只用意義二字就能代表的一切。

  還有,還有──

  「所以你真的想上鋼琴課嗎?」

  金珉奎聞言一愣,揚起大大的笑容回答──

  想!

 

 

-----

跟好友瓜交易的珉勳文(嗯?)反正交易內容就是他寫珉勳愛愛我就寫他文章字數的1.5倍,於是這篇就降誕生惹(攤手)

結果發現五千字寫不太完,硬要收尾就變這樣了,請大家不要覺得我爛尾(光速逃走)(總字數五千四左右)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珉奎啊做的好😂😂😂沒看到談戀愛有點可惜哈哈 合作之後一起打敗媽媽(?)過的長長久久吧(什麼啦)
  • 霸氣拿合約!(燈燈)
    唉唷不是一定要談戀愛才能甜甜蜜蜜啊~

    闕隅 於 2017/07/18 16:47 回覆

  • yan²
  • 天啊真的超級!喜歡!!!QQQQ
    李知勳真的真的很不坦率,各種只會在心裡想
    然後都不表現出來,難過也都自己吞QQQQ
    這種時候都很想瘋狂搖他肩膀叫他不要再悶了但又覺得他這樣很可愛超可愛(勳:你想死嗎
    最後那個合約簡直是大招哈哈XDDDD
    直接買下來什麼的也太帥氣了啦
    還有我很喜歡這篇描述的珉奎的個性,一直以來的順從不是因為懦弱,而是想保護他人的溫柔,我真的對這種默默溫暖別人的個性最最最沒轍了……QQQ
    感謝闕隅發糖 我又有動力衝學測了!!!!
    而且我好像還欠你一篇心得……XDDD(不要自爆身份
  • 李知勳就是悶騷啊(知勳:呀!)
    我也好想直接拿出合約買下李知勳這個人噢(不行好嗎)
    學~測~加~油~!
    不,這位小可愛,其實你沒有自曝身分,因為實在太多人欠我心得了,我一時半刻也猜不出來你是誰XDDDD
    不過該交的心得還是得交唷 <3(欸)

    闕隅 於 2017/07/18 16:51 回覆

  • 訪客
  • 非常感謝!!!!!!!!!!(合掌

  • 不謝不謝,吃飽就好(嗯?)

    闕隅 於 2017/07/18 16: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