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雷殷甲 X 東聲敏

  寫在前面:

  很抱歉我必須先說這篇文章〈渲染你的色彩〉確定胎死腹中,我本人也放棄治療它,講直白一點就是這篇不會有後續因為我寫不出來了(擦淚)假如哪天、哪天我又重新燃起對它的愛或是BL大神降臨讓我完成它,不然暫時可能就只能到這了,謝謝曾經支持我的朋友(飛吻)

  再來一點就是我一直秉持著寫文就是該開開心心,但我這幾年會試圖完成別人的期望,這說實在會令我感到些許壓力,當然也會有人想說「哼、妳有壓力又不是我造成的」這類的(容許我會害怕這種言論)於是乎我決定開始當個任性的作者,想寫就寫、想發就發,不會誰說了想看後續就硬生,畢竟如此我寫起來也不會快樂(文筆倒是不會受影響而變粗糙......該死(欸)

  這篇的誕生是2014/12/15這天,很遺憾我必須跟各位說:將近兩年,我每次點開它都只能盯著它看但什麼都寫不出來,只好宣告棄坑,謝謝大家

 

    Chapter 02.

 

  在那天過後,東的妻子先說服孩子們,即使兩歲小孩不會有記憶,但還是要好好的、反覆的跟孩子們溝通,講述媽媽因為工作要先去很遠的地方,家裡只會有爸爸跟一個叔叔會照顧你們。

  才兩歲的孩兒其實不懂,且這個階段的依賴心是很重的,可東的妻子就是鐵了心要回去找人,極力教導雷殷甲小柔小瑀的生活習慣,兩人可以安穩的睡一起不會硬跑來跟父母蹭床,只是睜開眼一定要看到其一,否則會大鬧,他們很懂事,餵飯要慢慢來,讓他們學著自己吃云云,交代得非常清楚。

  雷殷甲不禁失笑,究竟是答應這荒唐事的自己不好,還是從頭到尾不吭聲的東聲敏糟糕。

  「雷殷甲先生你有在聽嗎?」

  「有有有。」

  「你這幾天找時間來家裡一趟吧,要讓小柔小瑀看過你、習慣你是誰。如果他們一看到你就躲到東的身後是正常的,他們這個階段會更怕生。」

  「好。」

  這幾天透過電話連絡,雷殷甲也試著將東家兩小的生活模式記清楚了。他拿出菸盒抖出菸,正要點才想起東聲敏告誡他不准抽菸,身上不得黏著菸味,要給小孩好的生長環境。

  多年前、不,自從雷殷甲學會抽菸開始,東聲敏都會有一句沒一句要他戒菸,即便他自己也抽,可總會說他抽得少,沒差。

  歪理。不過雷殷甲喜歡。喜歡對方這樣細微的關心,總帶點打罵,他曉得對方是為自己的身體著想,且在對方眼中自己菸是真的抽得少了,還能厚顏無恥要點獎勵。

  一瞬間湧起的回憶讓雷殷甲有什麼哽在喉頭似的。

  多愁善感什麼,他接下來有一個月的時間可以跟東聲敏相處,就算為期一個月的時間一到他們還是得分開,他又得再面臨一次放手,只是這次他不用抉擇,因為已成的事實不會改變,東聲敏不會回來。

  但他,可以去找他。這樣便足夠了吧?

  想抓緊什麼,卻什麼也抓不牢,說放棄仍不願放棄,帶有一絲絲希望再狠狠被敲碎,然而未曾真的放手過。這樣的自己,真的好嗎?

 

    ◎

 

  東的妻子……她要雷殷甲像東聲敏一樣喊她小葉就好,起初雷殷甲叫得很彆扭,甚至惹來東聲敏一陣大笑(喔,他好久沒聽到東的笑聲了),但小葉堅持他這麼喊,葉女士或東太太聽起來更彆扭。

  雷殷甲私底下會跟東聲敏開玩笑說怎麼會娶一個這麼強勢的女人回來,大多不帶有貶抑,反而有種同類型相遇的感覺,意外合拍。

  東聲敏通常笑笑不做聲,是到很後來才丟出一句「可能因為她跟你某方面很相似吧」,雷殷甲愣了一下,然而沒調侃回去表示原來你忘不了我。

  

  雷殷甲跟東尹柔與東瑀初次見面那天大開小葉眼界。

  起初小柔小瑀望見雷殷甲便立刻躲到小葉後面,這是意料之中,兩歲孩兒的階段這個反應是很正常的,小葉已經給雷殷甲心理建設過了。

  雷殷甲沒受到打擊,反而主動向前面對兩個孩子,即使孩子躲到不能再躲。他蹲下與孩子們平視,不再往前,澄澈的雙眼直盯著兩個孩子,露出微笑。奇妙的是,明明雷殷甲什麼也沒做,他們卻悄悄探出頭瞄了好幾眼雷殷甲。

  雷殷甲沒動作,就只是看著,釋出善意。

  小葉眼看兩方僵持不下,正要轉身朝兩個孩子說話卻被東聲敏用眼神制止了,似乎說著給他們一點時間。小葉沒跟雷殷甲相處過,但她無條件相信東聲敏的判斷。

  過了一會兒,兩個孩子連身子都探了出來,甚至一步兩步的走向雷殷甲。

  可能是好奇、可能是試探,不一定接納他,至少肯稍微走向他。

  小葉愣著,她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平時小柔小瑀不會主動接近陌生人。她抬頭望向東聲敏,對方卻一副早就知道會這樣的模樣,令她費解。

  事後她問,他才鬆口有些人天生就有小孩子緣,即使是初次見面的人也願意讓對方抱,而雷殷甲剛好就是這種人。當然東聲敏也不能把握小柔小瑀是否能接納雷殷甲,但也只能試試看了。

  還好,雷殷甲沒讓他失望。

  小葉覺得太不可思議了,雷殷甲居然能這麼順利跟自家孩子玩得這麼開心,甚至不小心萌生醋意,東聲敏跟小葉相處久了自然看出她的心思,小聲說幹嘛跟小雷較勁,何必呢。

  「小柔小瑀是我的孩子!」

  「是,也是我的孩子。」東聲敏失笑。

  「說!你是不是這幾年還偷偷跟雷殷甲見面!並且跟他講我們小孩的事情!不然為什麼他們現在這麼相處融洽!太奇怪了……還是你有偷偷抱孩子們去跟雷殷甲見面?」

  「別亂猜,這三年我們真的是失聯的狀態。」東聲敏微板起臉,小葉眼看似乎快踩到雷了,便識趣的轉移話題。

  「你覺得……一個月後孩子們會不會哭著說不要離開雷叔叔?」

  東聲敏愣了一下,他倒是沒想過這個可能性,他跟雷殷甲相處的時光裡也沒見他跟哪個孩子黏了很長一段時間突然分開而那孩子反應如何,他是真的不曉得。

  「如果會的話,那一個月後……還是能偶而要雷殷甲回來看看孩子們吧?」小葉淡然說著,戳到東聲敏內心深處某一塊軟處。

  東聲敏深吸口氣,試著想像了一下。

  午後家裡有小葉做了些簡單的糕點伴隨著雷殷甲與孩子們笑鬧的聲音,和樂融融,時不時聽見小葉笑嗔小雷太寵孩子們的柔軟語氣,但也沒真的生氣,還下去一同玩樂。

  不行!不可以。這麼一來他會更痛苦、更痛苦……

 

  東聲敏回過神,雷殷甲已經跟孩子們玩在一起了。

  小柔小瑀一手一把抓住雷殷甲的頭髮,似乎有些好奇為什麼這個人的髮色與其他人不同。

  三年過去,雷殷甲火紅的髮色褪了剪去又染,反反覆覆,如今頂著極美的酒紅色,比當年暗色,陽光照耀下卻顯得更豔,隱性的張狂。

  「唉唉、小柔小瑀不要拉這麼大力──你們看雷叔叔臉色都變了!」小葉出聲,「等等再跟雷叔叔玩喔,現在把拔要帶叔叔認識一下家裡環境,你們先乖乖待著,馬麻去準備點心。」她哄著,兩小乖乖鬆手,蹦蹦跳跳坐去沙發上。

  東聲敏在開口「為什麼是我帶」之前在小葉用眼神牽制下閉嘴,忍住想嘆出口的氣對雷殷甲說聲來吧帶你參觀一下。

  「喔、不用麻煩了……」

  「不麻煩!看環境而已,不用多久時間。」小葉搶著回答,「還不快去?」

  「小葉都這樣講了,小雷……先去看看你之後要住的客房好了。」東聲敏邁開腳步,雷殷甲只好跟了上去,經過小葉身邊還聽到對方悄悄對自己說抱歉不能讓你睡主臥室、嘻嘻。

  東聲敏稍微介紹了一下客房格局,說是客房,其實就是閒置的空房間而已,之前都會拿來堆積雜物,但雷殷甲要住進來勢必好好打掃過。客房僅一張床、簡單的三尺布衣櫥、一套木製桌椅,沒了。

  雷殷甲聽東聲敏敘述打掃時有多辛苦想像了畫面後不由得笑出聲,因為此刻東聲敏面對他不再那麼尷尬,較能暢談,如此甚好。

  「沒辦法提供什麼太好的,父母來的話也不會住下,說老實話,這可能是第一次有外人住進我們家。」

  雷殷甲望著東聲敏說話時的側臉,想說些什麼,但沒有想法。

  「但小葉很興奮,感覺得出來她其實滿喜歡你的。她得知你曾在高中擔任搖研社指導老師還想逼你這幾天彈吉他唱首歌給她聽聽,很任性對吧?」講到這,東聲敏笑了下,「她能暫時回她喜歡的人身邊應該更興奮了吧,這幾天看得出來她有多雀躍,一方面又放不下孩子,畢竟我們都是自私的人,她也自責過這樣的決定太魯莽了。」不過最後還是沒有撤回這個決定。

  「你不怕她回去後就不想再回來了嗎?」

  「如果是你,你會這麼做嗎?在你有了兩個小孩、而且你父母都被蒙在鼓裡的情況下?」東聲敏反問。

  雷殷甲對上轉頭過來真摯反問的東聲敏的雙眼,張口片刻,閉嘴。

  「不會對吧?」東聲敏笑得淡然,「畢竟我們『結婚』了啊。」

  「東……」此時此刻東聲敏的表情說多落寞就有多落寞。雷殷甲強忍下想抱住他的衝動,卻說不出任何話。

  「而且我們愛著我們的小孩,這也是無庸置疑的。小柔跟小瑀很可愛吧?很多時候都能深刻到體會為人父母的喜悅唷。」東聲敏伸出手拍了下雷殷甲的臂膀,「走吧,來看看其他地方。」

  雷殷甲跟上東聲敏的腳步,對方介紹廚房,順便連格局啊哪邊放什麼都說明了一遍,接著介紹浴室,再來便是一些雜物後來整理到哪去了這樣。

  孩子們跟父母一起睡主臥房,有獨立的小床,兩人能安穩睡在一起。

  東聲敏告訴雷殷甲他能進主臥房,小葉不介意,唯一介意就是睡到床上,這是底線,其餘都沒關係。

  雷殷甲明白,任何人都能明白這個道理。

  「說到帶小孩,我應該帶的比小葉好上一些,至少小柔很黏我。」

  「咦?」

  「我現在不是高中教官了,在大學當教官。而你知道的,大學的教官跟保母差不多,都在處理學生事務,不太會板起臉訓斥學生。有時候也覺得其實滿磨耐性的,小孩無理取鬧可以當作他不懂,但大學生無理取鬧你即使知道他是曉得自己在幹嘛的情況下又不能揍下去。」

  雷殷甲試著想像了一下大學生遇到掉錢包還是住所出問題找教官處理的模樣,無奈、抿起唇,可能會稍微蹙眉頭,但不會板起臉訓斥學生的東聲敏,不禁莞爾。

  「怎麼笑了?」

  「不,沒什麼。」這想像可不能說出口,東聲敏有很大的機率會鬧彆扭。「小葉不是也有工作?你們平常怎麼帶小孩?」

  「她原本是專任老師,後來有小孩後就轉兼任,有課時才去學校上。」

  「那她這樣要怎麼回去找她的……呃、」雷殷甲還在斟酌用詞,東聲敏便替他接話了「喜歡的人?」

  「嗯……對。」夫妻之間各自有喜歡的對象,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結婚,就某方面來說是非常悲傷的一件事。

  「本來就是開車通勤,基本上沒什麼差別,如果你是指工作上的話。」東聲敏開口,「帶小孩是我輪班休息的時候,白天會替小葉帶,總之工作上會彼此盡量配合,如果真的不行的話,會帶孩子們回小葉老家,請父母幫忙帶一陣子。」他頓了下,「小雷,你還在原東寺高中當搖研社指導老師嗎?」

  雷殷甲扯了下嘴角,似乎是想到什麼。「當是當一陣子,但我現在不在原東寺教課,改在外面教人學吉他,一週幾堂課而已,音樂教室那邊安排的。」

  東聲敏若有所思了會兒,「那可能需要你把你的課表給我,輪流帶小孩的部份我們要好好配合。小葉不在家,又要瞞著父母,配合不好也不能把小孩丟給父母帶。」

  「基本上我待在家裡的時間很長,幫忙顧小孩不成問題,我猜小葉做出這個決定之前有思考過。」大概吧,不然就是先決定再問自己意見看能否配合,畢竟她不會真的丟下孩子不管。

  「喔?她知道你現在的情況?」

  「應該不知道,這三年來我跟她的接觸就是前陣子……她打電話給我,要你回家。」雷殷甲想到那天的情況,心又狠狠抽痛了下。

  東聲敏點頭應聲。

  他跟小葉之前討論的結果便是先看雷殷甲反應如何,畢竟無論如何他們都不會拋下自己的孩子。這點,雷殷甲猜對了。

  「那你會把你的吉他帶過來嗎?」

  「欸?真的要唱歌啊?」

  東聲敏微笑,他沒說其實他也想聽。

 

 

    (未完,沒有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