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為:SoonYoung x JiHun

  今天十七韓國演唱會榮勳發糖,我整個崩潰到不想講話,除了一邊刷推特一邊崩潰一邊尖叫一邊擦口水外做不了其他事情嗚嗚!

  太心累了,昨天才說權順榮我討厭你都不發糧我要半路殺出金珉奎搶走知勳,你今天就給我一計右勾拳狠狠打我臉,混蛋!(哭著跑走)

 

 

    16.

  權順榮回想考上第一志願大學那天,一群朋友抓他出來喝酒,結果酒量差的自己沒多久就被灌倒,被人送回家躺好的這一路完全沒有記憶。

  在那之後隔幾天幾個好朋友七嘴八舌問他喝醉後講的事情是真的嗎、怎麼會這樣等等,他才曉得原來自己醉了之後剛開始會講一些真心話,後來才睡著,而他完全沒印象自己講了什麼。

  也因此他跟朋友出去喝酒聊天都會稍微控制一下,以免造成別人困擾。

  沒想到慶功宴那天抵不了熱情的灌酒模式,一時沒控制好量便醉倒了,甚至還要麻煩別人送他回家。

  ──你說了你喜歡我。

  時間拉到三年後的今天,李知勳直盯著他的雙眼,認真的講了這句話。

  權順榮此時不知道該不該硬說「喝醉的人講的話不能信」、「你可能聽錯了」,但李知勳沒給他回話的機會。

  「你知道有句話叫酒後吐真言吧?所以我相信了。」

  權順榮聽到李知勳接了這句話後慌了,不過對方表情看起來很平靜,沒什麼起伏,不像是要講什麼嚴重的事情那般嚴肅。

  「你、呃……」

  「我相信了,那你會覺得我很奇怪嗎?」李知勳問,沒有絲毫動搖,「我們都是男人啊,我卻相信你說過的這句話,這樣會很奇怪嗎?」

  「哈、」權順榮想笑,但笑不出來,「很奇怪啊……」

  「果然不該相信的,對吧?」

  「不對、」權順榮深吸一口氣,「你相信是對的。知勳啊……」他到現在才比較好整理思緒,他只確定了一件事,李知勳在聽過他醉後的告白卻沒有討厭他,這是他最在意的一點。「我們還能繼續當朋友嗎?」

  李知勳聞言後明顯一愣,反而笑出聲,「你只想當朋友嗎?」

  「不、不然呢?」這次換權順榮愣住。

  「嗯,那我們繼續當朋友吧。」李知勳看起來別有所思的回應,伸出手抓住權順榮的手,輕輕握了兩下,「以後也請多多指教。」

  權順榮隱隱覺得哪個環節怪怪的,卻說不上來。

  ──你只想當朋友嗎?

  一瞬間他似乎明白了什麼。

  「等、等等!」

  權順榮喊出聲,「難道有不當朋友以外的選項嗎?」

  話一出口他便覺得自己一瞬間的念頭很荒唐,不過對方從未表達過自己的想法,說不定能賭一把。

  李知勳看起來有些無奈,「你再想想吧。」對方望了一眼錶,「還有,你上班快遲到了。」

  權順榮這時才注意到李知勳手上戴的錶是他三年前送的,以鏡面的一些刮痕及錶帶的破損程度,看得出來李知勳很常戴這支錶出門。

  「知勳啊。」

  權順榮擠出一絲笑容,「我喜歡你啊。」

  李知勳只是聽著,沒有回應。

  「你休學了、搬家了卻沒告訴我,後來傳訊息也漸漸不回的時候,我逼我自己忘了你,說不定這一切只是一時被迷惑罷了。」權順榮頓了一下,接著繼續說,「只是昨天意外遇見你,瞬間所有感情都回來了……我到現在還是喜歡你。」

  「我喜歡你啊,知勳。」權順榮咬牙說著,面對同樣身為男人的對方,說出這些話有多麼彆扭,甚至奇怪。

  李知勳盯著權順榮瞧,狀似想嘆氣,但只是說了句,「權順榮,你真的是笨蛋啊、笨蛋。」

  權順榮還不明白李知勳想表達什麼,就被對方抓住領口拉了過去。

  頓時腦袋一片空白。

  李知勳閉眼吻了他。

  對方放開手的同時權順榮一時站不穩,只好撐著李知勳坐著的椅子椅背站好,兩人的距離很近,呼出口的氣都能感受到。

  「你、呃、」

  「想問為什麼嗎?動動腦子吧你。」

  李知勳推了權順榮的頭,「還有,你上班真的快遲到了,快走吧。」

  語畢,李知勳關了音響後起身,權順榮起初只能呆傻地望著對方,但在思考前身體先一步動作,他抱了對方,將臉埋進對方的肩膀。

  李知勳很反常地沒有掙扎,似乎早就料到這樣的結果。

  「你要對我負責……」

  權順榮聲音聽起來悶悶的。

  「呀、說什麼傻話、」

  「你願意跟我在一起嗎?」

  「是你的話,我會考慮的。」

  李知勳拍了拍他的頭,異常堅定的回應。

  ──啊,糟糕。

  有種想哭的衝動。

  權順榮咬牙,他從未想過這樣的可能性。

  直到昨天以前都以為對方討厭自己、所以才遠離自己,好不容易熬過了強烈的思念期,三年間還必須強迫性矯正自己的想法。

  好希望這一切不是夢。

  是夢的話就別醒了。

 

  後來權順榮還是被趕來公司上班,這天李知勳要去工作室,與他不同路。

  權順榮教舞時有點不太能專心,稍微一閃神就無法好好盯著練習生練舞,令幾位練習生總算忍不住出聲關心他怎麼了。

  「宿醉、頭痛。」

  生理上的原因是如此沒錯,但更多令他分心的是別的事情。

  李知勳今天吻了他,只是沒個結果就將他趕來上班,連要不要交往都還沒正式回覆。

  也沒約下次何時碰面,下週是否還會在公司遇見也不曉得。

  這群篩選出來的練習生們大多自制力高,即便權順榮沒特別盯,也會將動作做到十分到位。

  都是很優秀的孩子啊。

  權順榮掛上微笑,又想起來知勳曾經在他面前稍微解析過曲子的調性或素材、現場作曲的側影非常迷人。

  會有幾個孩子跟在李知勳身邊學習寫歌呢?上次的課程似乎是十七個全員到齊學呢。

  這之中又會有幾個孩子出道呢?他忍不住這樣想著,這些都是他的學生,不論放掉哪個,他都會捨不得吧。

  前幾天公司代表找上他,告訴他這群孩子還要再多磨,有個從別的公司過來的練習生已經在選秀節目及嘻哈競爭節目曝光過,有意先讓那個練習生單獨出道,但這麼一來這群孩子的出道之日勢必緩一緩。

  這是決策,不是討論,基本上沒有轉圜的餘地。

  權順榮當然也曉得曝光過的、已小有名氣的練習生出道的話,累積人氣的程度極快,畢竟擁有基本盤,這樣要帶新人也比較好帶。

  練習生成為團體出道或是以 SOLO 之姿出道,從公司角度而言,都是商品。

  只是權順榮與這群孩子相處久了,忍不住會多放在心上一些,尤其是他曾見過練習到極度疲憊的幾個孩子壓抑著流淚的模樣,還有那幾句真心脫口而出的「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出道」、「我們真的能出道嗎」,都讓他跟著揪心。

  「老師!」

  「抱、抱歉,怎麼了?」

  權順榮回過神,才注意到休息時間已經結束了,幾個孩子擠在他身邊將他的思緒喚回來。

  「今天代表找我們幾個過去,不曉得要講什麼事情吼。」

  幾個年紀較長的練習生吱吱喳喳講著這件事,但權順榮早就知道事情的結果不會是他們想聽的,反而這一刻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他想了想,只說了這句:「你們都很優秀,無論如何都是我很好的學生。」

  其中一位練習生露出苦笑,似乎了然於心。

 

  幾天後,權順榮去了公司後發現練習室裡的氣氛有些低靡。

  這幾天他跟李知勳約了今晚要還對方衣服的事後便將心思拉回公司,沒想到變化來得比他想像中的快上許多。

  十七個練習生裡,離開了兩位,分別去了不同間經紀公司。

  「可能……還無法出道吧。」

  其中年紀最長的那兩位練習生這樣說著,臉色看起來不太好,但也稱不上太糟。

  權順榮大概能理解離開的兩位練習生的選擇,畢竟原本以為要出道了,其實不然,加上其他經紀公司的條件更好,沒道理不去的。

  「你們都是我很好的學生。」

  他只能重複之前說過的話,那是他的真心,而且在這種情況下,先安慰再說。

  這天晚上他跟李知勳約了在地鐵站還衣服,權順榮可能看上去心煩著什麼,李知勳便問他怎麼了,他只好如實回答是練習生的事並稍微帶過來龍去脈,頓一下後又接了這句話。

  「──還有你。」

  權順榮笑了笑,「這幾天,你是怎麼想的?」

  李知勳愣住,話題一下跳到這,令人一時難以接上話,但權順榮相信對方了解他說的是指什麼。

 

 

-----

榮勳發糖我龍心大悅(乾)所以更文,大家要記得下一回開始連續四回鎖文,下次更新的時候別被嚇到囉~

(我開始害怕二十回寫不完了,好累喔 QAQ)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sodaSJ
  • 為什麼有種榮勳看一看便成勳榮的即視感XDDDDDDDDDDD
    「你要對我負責」也太好笑XDDDDDDDDDDD

    走到第十六回終於是在清醒的狀態下親了阿TTTTTTTTTTTTT
  • 只好寫榮勳榮了(不)
    我要快點激發呼吸的狼性才行(摸下巴)(你想幹嘛)

    對啊終於親了而且還是烏雞主動,連我自己都好感動(擦淚)

    闕隅 於 2016/08/03 17:49 回覆

  • 娜娜
  • 好希望這一切不是夢。

      是夢的話就別醒了。

    持續激動中~
  • 好希望寫到十六回的這一切不是夢,如果醒來發現自己沒寫完我就要倒回去繼續睡(欸)
    幫你搧風搧風(揮揮)

    闕隅 於 2016/08/03 17:50 回覆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