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為:SoonYoung x JiHun

  今天是我的生日,強迫大家祝我生日快樂!(欸)

  順便推銷(咦?)我弄了一個放十七同人文的粉專:https://goo.gl/3ky3sZ

  沒有噗浪但有臉書的讀者朋友可以去按讚一下喔~粉專也會時不時跟大家閒聊一些五四三

 

 

    15.

  權順榮以為自己做了很長的夢。

  自從大三開學過了幾週,傳訊息給李知勳但很少得到回覆開始,他總覺得有什麼事情不太對勁,卻說不上來。

  直到他有天去了轉角的咖啡店,金珉奎站在櫃台看見他朝他微笑招手,還隨口問了句「知勳哥跟你說了嗎」,才驚覺有些事情確實變得不太一樣了。

  「等等?什麼意思?知勳要跟我說什麼?」

  他著急了,忍不住逼問金珉奎,只見對方一臉不可置信隨即轉為無奈,狀似思考了一會兒,才告訴他李知勳這學期休學、搬離這裡,去別的地方實習了。

  金珉奎似乎還在為自己的說溜嘴懊悔,但權順榮管不了這麼多,他尷尬笑了幾聲,便與對方揮手道別。

  他是最後一個知道知勳離開這裡的人。

  為什麼?為什麼知勳都不告訴他?這就是學長們畢業典禮那天躲他的原因嗎?

  權順榮滿是疑惑,卻沒有一個宣洩的出口。

  他多想找到李知勳後揪著對方的領口質問「為何不告訴我」,只是他做不到。他即使想生氣也氣不起來、想難過也沒個正當理由,他不是李知勳的誰,他充其量只是朋友,而且除了朋友外不會有更近一步的身分。

  他忍不住笑出聲,可不是真的在笑。

  或許哭出來會比較好一些。

  權順榮不願意逼迫李知勳給他個答案,他根本不敢問,那太殘酷了,只怕對方的回答是他不願接受的。

  直到他傳的訊息對方沒再回過,只有已讀,他開始覺得可能自己曾經做錯過什麼、甚至講了什麼話無意識傷到對方,讓對方討厭了,才會如此吧。

  是時候該忘了他了,對吧?

  

  大學畢業後,他透過舞蹈教室的老闆介紹去了一家小型經紀公司工作,教裡頭的練習生們跳舞。

  韓國演藝圈競爭激烈,若不是一開始就從中型甚至大型經紀公司出道的話,幾乎容易被淹沒,但這群孩子們仍願意努力到現在,說實在這讓他挺感動的,他由衷希望如果真能出道的話,別讓現實埋沒了這群有才華的孩子。

  能出道是靠實力,能紅是靠機運。

  經過幾次評比,終於選出十七位準備出道的練習生,之後又會經過最後一次篩選,直到出道。

  權順榮來這裡教舞也一年了,時光飛逝,與這群孩子培養了默契與情感,最近聽說他們的代表找來了新的編曲老師,總讓他忍不住想起三年前突然休學離開的李知勳的身影。

  若對方仍在那間音樂工作室創作,想必也會成為很好的作曲家吧。

  這幾年他總會無意識去搜尋對方的作品,有些新曲在他聽來總有令他流淚的魔力。

  那天他一如往常,請練習生們上繳作業成果,各自選曲自行編舞,他會給予建議。

  等所有人都輪完也待他修正完動作,才好奇問:「新的編曲老師什麼時候會來啊?」

  有人回答前陣子來過幾次,上課的時間還沒固定。

  權順榮又問下次何時會來。

  幾個人面面相覷還想了一下,最後是由裡頭年紀最大、不過也才高中畢業的練習生回答:「今天下午。」

  「呀!今天的話還想這麼久,不要命了嗎,老師不是要教你們編曲嗎,認真點!」權順榮罵也不是真的罵,幾位練習生也就這樣笑笑鬧鬧過去。

  很快的他又整頓起秩序,要他們練習一些韓團前輩的歌。

  權順榮蹲在鏡子前盯眾人的動作,餘光瞄到練習室的玻璃門外有個眼熟的人影。

  權順榮幾乎不敢相信,但對方身型沒什麼變,而且在對方發現自己正盯著他瞧時,竟然準備轉身要走。

  他一時著急,看錯人也罷了,不過他不認為自己看錯。

  他丟下「之前教的八拍多練幾次,我先離開一下」這句後,頭也不回的往門的方向跑,推開門後抓住對方的手,當下也不顧有沒有人在看,只管喊出:「呀!李知勳!」

  一瞬間這些年淡很多的情緒全回來了。

  權順榮必須用盡全力才能壓下火氣,他現在不能生氣,他根本沒資格生氣。

  為何一聲不響的離開?我做錯什麼了嗎?

  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要躲我?訊息也沒回,討厭我了嗎?

  他腦子亂糟糟的,充斥著這些疑問,叫囂著要他趕快問出口,他想知道答案,又懼怕答案。

  最後他一句也沒問。

  後來他放手讓對方去教課,滿腦子想著只是一場夢吧,是的,是夢吧?即使說了晚餐之約,但對方直到過了晚餐時間,都沒有來訊息。

  權順榮心死了,對,照以前想的,忘了對他的感情是最解脫的方式。

  反正這種感情打從一開始就不會有結果。

  晚上九點多,他想著練習生們這時間應該也回宿舍了,打算編完這首後回家,沒想到李知勳這時卻出現了,還問他要去喝一杯嗎。

  後來他沒什麼記憶了,只記得懵懵懂懂睜眼看到李知勳背對著他睡,便擅自認定自己現在是在作夢吧,今天的相遇也一定是夢吧。

  既然是夢,那我能稍微任性一下吧?

  糊塗判斷完後就將人撈到自己懷裡抱,還說了一直很想問出口的話,反正是夢嘛,沒關係的。

  含糊說了些話後,權順榮滿足地閉上眼睡去。

 

  當陽光照射進來,曬得他有些熱,滿身大汗又黏又膩,頭痛欲裂的他咬牙強迫自己起床打算喝個水,才驚覺原來他不在自己家。

  李知勳依然躺在他身側睡得很沉,這一切不是夢。

  權順榮有點錯亂,他人身在陌生的房間,他以為自己自從遇見李知勳開始便是漫長的夢,其實並不然。

  他甚至記不清昨晚說的那些話是在夢中,還是現實?他真的抱了對方?或是自己現在還在夢中?宿醉造成的頭痛讓他難以思考。

  他捏了自己的大腿,痛覺傳遞而來,好吧,確實不是在作夢。

  權順榮小心翼翼起身,走到窗邊,想吹風但迎面而來的只有熱風。

  身上黏膩的感覺令他很想換掉上衣,最好能沖個澡,不過他沒有換洗衣物,也只能維持現狀。

  不曉得過了多久,突然聽到一句「你醒了啊。要不要喝點什麼?」才轉頭,李知勳已經醒了。

  「原來不是夢啊……」他不曉得現在臉上該做何表情。

  或許自己此刻只能擠出看起來快哭了的笑容吧。

 

  後來權順榮問了李知勳這邊的住址,看了眼時間後發現也來不及回家一趟沖澡換衣服,只能這樣直接去公司後感到有點洩氣。

  李知勳似乎看出他在想什麼,走到衣櫃旁挑了幾件T-shirt往他身上一比,「挑一件穿吧,之後再還我就行了。」接著帶他到浴室,一一告訴他盥洗用品放哪,「很熱,沖完澡再去公司吧。」

  權順榮還來不及道謝,對方就關上門要他自便。

  久違的相遇了卻無法多說什麼,權順榮到現在還有種正在作夢的感覺,如果是這樣,那早點醒過來吧,說不定還喜歡李知勳這件事情也會是假的,那該有多好。

  權順榮沖了冷水澡順便冷靜一下,李知勳租的這間套房地點離地鐵站很近,交通十分方便,沖澡完出來還能吃個午餐再晃去公司也沒問題。

  他走出浴室後稍微環視一下室內,空間不大但應有盡有,以地段而言算是滿不錯的租屋處。

  電腦音響還放著音樂,李知勳卻趴在桌上睡著了。

  權順榮走過去盯著對方的睡臉瞧,雖然他不確定這次能不能忍住別親下去。

  昨晚睡慣的床上多了個人應該很難睡吧?權順榮笑了笑,想叫對方起來要躺就躺在床上睡、別趴了手會麻,又想好好趁這個機會大大方方的看著對方。

  李知勳感覺瘦了,皮膚還是一樣很白,頭髮染成褐棕色,稍微長了點、能綁小馬尾了。

  權順榮長吁一口氣,很輕很輕的開口:「以為你討厭我了,昨天還帶我回來,是不是其實不是我的想那樣?」

  講完自己還笑出來,太荒唐了,這一切。

  「我沒有討厭你。」

  這時李知勳竟然回應他的話,讓他嚇得不輕。

  權順榮正要張口講些什麼,對方此刻才睜開眼看向他,維持趴在桌上的姿勢繼續說,「我知道你想說什麼。權順榮,我沒有討厭你。」

  「那、」

  「你記得你們舞蹈比賽得名的慶功宴那天,你說了什麼話嗎?」

  「抱歉,我真的不記得了、」

  「你說了你喜歡我。」

  李知勳這時才直起身子坐好,權順榮卻被這句話炸得一時難以回應。

 

 

-----

最近發現ABO好好吃喔,等我寫完這個再來 try try 看!(別擔心,我會先把澈漢吐出來)(又開坑了 ry)

順勳終於要有進展了嗎(拭淚)(自己寫到很心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你的小讀者浮上來了)
    生日快樂!
  • 浮上來就別潛下去啊(抓住)
    謝謝!

    闕隅 於 2016/07/25 17:06 回覆

  • 吳昱萱
  • 我也看得很心酸(抹淚
    兩人終於要坦誠面對了嗎!!!(搖肩膀
    糾結了那麼久終於要講開了啊!!!(痛哭

    A、ABO嗎、我、我每次看ABO都看得一臉冏冏的XDDDD
    但反正的榮勳結束後會先交出澈漢我就放心了(喂
  • 我比你更心酸(遞衛生紙)
    我也很希望他們趕快坦然面對坦誠相見然後做該做的事情(欸)

    ABO就是大魚大肉的捷徑啊,不過我還真不曉得該從何寫起,說不定最後根本沒寫XDD
    為了你會先交出澈漢的,誰叫你們這群得到全世界的人有多過分(什麼)
    澈漢寫完再繼續寫HOZI,怎麼有種輪迴的感覺(大驚)

    闕隅 於 2016/07/25 17:15 回覆

  • 娜娜
  • 樓主生日快樂🎂

    更新了,很激動!
    掉坑爬不出來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樓主一定要繼續寫啊~
    太讓人振奮了~
  • 謝謝你的祝福~

    更新了!但下一回更新不知道會是何時!(欸)
    掉坑後請等完結再爬出來,臨時爬出來的話我會傷心(裝哭)

    我會努力繼續寫的~希望能趕快寫完~

    闕隅 於 2016/07/25 17: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