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為:SoonYoung x JiHun

 

 

    06.

  愉快的吃吃喝喝途中崔勝澈發現碳酸飲料沒了,便請權順榮去買,李知勳看對方一臉記不住清單的模樣就主動說跟他一起去好了、還能幫忙提東西。

  兩人買完東西回程悠晃著走,李知勳看從旁邊一條小路走回去似乎比較快,小路只是暗了些但不影響視線,轉頭問了權順榮意見發現對方突然臉色慘白說想照原路走。

  李知勳原本不明白權順榮突然臉色不好的原因,直到走回程的路上猝然有幾盞路燈閃幾下後來不亮了,一時間暗下來的街道有說不出來的恐怖,權順榮這時抓住他空著的手,李知勳感受到對方正在顫抖,才驚覺對方似乎……會怕黑?

  李知勳的猜測八九不離十,只是權順榮怕的並不是黑暗,是害怕此時彷彿恐怖片刻意營造出來可怕的氣氛。

  原來看似天不怕地不怕勇往直前跑起來很快的權順榮,也有這麼脆弱的一面。

  李知勳很快緊握對方的手,試圖給人安全感。

  若問起他為何回握權順榮的手,他只能說,當時的氣氛使然,對方給他的感受實在太害怕了,情緒幾乎是毫無保留的傳染給他。

 

  在回到民宿前李知勳與權順榮看見在海邊散步的崔勝澈和尹淨漢,但兩人靠得很近,近乎是快要接吻的距離。

  李知勳先是愣住,原本想打招呼的心情沒了,此時也不好打斷他們。

  他見過崔勝澈曾經很深情看著對方的眼,說裡頭沒有情愫是騙人的。崔勝澈大喇喇一個人,直接、單純,喜歡就是喜歡,討厭便會遠離。李知勳認識對方一段時間後覺得他直接且直白的個性並不討厭。

  可能因為崔勝澈這個人不討人厭,而且尹淨漢的個性也沒有很糟(撇除喜歡惡作劇這點),兩人看起來也很相襯,李知勳居然沒感到任何不適就接受他們兩個八成在一起或將要在一起的事情。

  他瞄向權順榮,不曉得對方有沒有瞧見,也不知道對方心裡在想些什麼。

  同性戀不正常?不,他認識的兩個學長都很正常,他認為感情這種事情勉強不來,倘若他們真的在一起,他只要給予祝福便足夠。

  「知勳啊、」權順榮似乎看見遠方兩個靠很近的人影便是崔勝澈與尹淨漢,他開口,「兩位學長……在一起嗎?」他語氣聽起來有些遲疑,似乎是在斟酌字詞。

  「嗯、大概是吧。」

  「我說的是……交往的那種、在一起喔?」權順榮可能怕他誤會,便補上這句話。

  「嗯,大概是吧。」李知勳回了一樣的話。

  「是喔……」

  李知勳聽不出這句話的含意是否代表接受或是反感,畢竟這個社會還沒有開放到能容納很多意見或想法,他本人能接受身邊有人是同性戀不代表權順榮也能接受,他原本是認為自己無法,但身邊有人是的情況下,竟然沒讓他非常反感。

  可能是因為……是身邊的人啊,並不會由於性傾向,就改變人好很的事實。

  他相信感情的本質非常純粹,不該受對方性別影響。

  他這樣想後便篤定自己的想法是沒錯的,兩位學長在一起的話,他們也是沒錯的。

  「我無法改變你的想法,也不曉得你現在在想什麼,我想說的是……即使兩位學長真的在一起,他們也不是錯的。」李知勳想了下後對權順榮說。

  「啊、我……」權順榮抓了下臉,「其實也不是很在意啦,只是想問一下而已,我沒別的意思。很多我們看的電影或聽的音樂的創作者也是同性戀啊,這也沒阻擋他們的才華、呃,我是說反正我不在意啦!」

  「嗯。大概是吧。」李知勳笑了笑,看不出權順榮眼中一時的慌亂是為了什麼。

 

  愉快的晚餐結束後大夥們靠猜拳決定善後洗碗的人是誰,幸運出逃的李知勳先行上樓回房洗澡休息。

  住的民宿房間是四人一房,對外的陽台還能眺望海。

  大部分的人這天還是初次見面,沒有男女混房的可能。李知勳睡的這間按照放行李時的順序,是和權順榮與金珉奎還有今天開車載他們來的那位學長同房。

  李知勳躺在雙人床上,舒服地打起盹來。

  沒多久他聽到有人進房的聲響,包包拉鍊開關的聲音、布料摩擦的聲音,再來是洗澡水的聲音。

  他累得不想睜開眼,快睡著了。

  他聽到浴室門打開的聲音,室內拖鞋與地面接觸的聲音,接著就不是用聽的了。他感受到床的一頭下陷,不曉得是金珉奎還是權順榮坐在床的一端,又過了一會兒,他感受到對方的視線朝他望來。

  李知勳思考著他是否該睜開眼看一下情況,雖然一晚而已,睡在他身旁不論是誰都行。

  但對方沒給他這個機會,他感受到那人朝他靠來,他感受到對方盯著他的臉瞧卻沒下一步舉動,就只是盯著看。

  李知勳動動眼皮,他能感受到對方距離有多近。

  接著他感受到自己的臉頰被很柔軟的東西輕碰了,那觸感……很像嘴唇。

  他不曉得此時該不該睜開眼,他被吻了?他對於自己的想法有些衝擊。對方很快離開他的身邊,過了沒多久又回來躺下,似乎一切都沒發生過。

  那個吻太突然了,若不是閉上雙眼感知會變得格外明顯,李知勳也想說服自己一切都是作夢,只是不小心睡著然後夢到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但他非常明白,這一切都是真的。

  他一開始只想裝睡,後來真的睡著了,直到熄燈的開關聲讓他意識矇矓醒來一下,睜開眼往身旁一看,窗外路燈光透了進來讓他能在黑暗中稍微看見背對他睡著的人有著一頭奶金色的短髮。

  當晚李知勳做了很奇怪的夢。

  他夢見權順榮在與他爭執後抱住他吻了他,並說了喜歡他。

  夢中的自己沒有推開對方,只是愣愣望著對方,連話都想不起來該怎麼講。最後權順榮無奈笑了,放開他後走到窗邊,一躍而下。

  他卻無法移動腳步跑到窗邊看情況,只能原地跪下,低聲哭了起來。

 

  隔天一早叫醒他的人是崔勝澈,對方一臉擔心的看著他。

  「知勳啊,你好像發燒了。」崔勝澈將手放到他額頭上感受溫度,「我請民宿老闆娘煮了粥,剛才順榮去買藥了,你還好嗎?會不會很不舒服?」

  李知勳張口想講話,卻強烈感覺到喉嚨很乾,發不成聲。

  「水……」

  崔勝澈聞言,拿來礦泉水轉開,撐起他的頭讓他慢慢喝水。

  「還好嗎?要不要去附近的醫院?」

  李知勳喝完水後細聲說不用,他休息一下就好。

  「晚點順榮買藥回來你要起來吃點東西吃完藥再繼續休息。」

  「其他人、」

  「會先開車送他們回去,你不用擔心,你先讓身體好點我們再坐車回首爾。」崔勝澈拍了拍他的額頭,「回首爾記得去看醫生。」

  李知勳點點頭,但崔勝澈仍不放心,想著等等順榮回來要請他之後強押著這小子去看醫生。

  權順榮回來後看著崔勝澈守在李知勳床邊像個著急的爸爸的模樣覺得有說不出的微妙感。

  這時尹淨漢還端著熱呼呼的粥進房,有種一家人的畫面感。

  「勝澈哥,我來照顧他吧。」

  權順榮拍了拍他的肩。

  「沒關係,你等一下也先回首爾吧。」崔勝澈眼看權順榮回來了,便輕輕叫醒李知勳要他起來吃粥。

  李知勳可能剛醒還在發懵,崔勝澈說了句「要不要餵你」,對方居然沒有第一時間拒絕。

  直到崔勝澈舀了粥將之吹涼,「啊」了聲要對方張嘴,李知勳這時才醒般,將整碗捧過來自己吃。

 

 

-----

終於有一點點點點的進展了,我好欣慰啊~(大叫)

寫這對好累喔,下次不會亂開坑惹,嗚嗚(哭粗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吳昱萱
  • 看到順榮偷親烏雞那裏我都要感動落淚了QQQQQQ
    幹得好啊小子!(大叔口吻
    是說那個夢也太可怕了不要跳下去啊!!!!!!!!!!!!!!!!!!!!!!!!!!!!!!!!!!!!!!!!!!!!
  • 權順榮還不快謝主榮恩(欸)
    一萬六偷親、兩萬七告白,猜猜要幾萬字才能在一起~(作者先哭)
    結果大家的第一反應是怕虐,怎麼辦,我這人最喜歡大家喊不要虐的時候寫虐了窩顆顆(掩嘴笑)

    闕隅 於 2016/06/06 20:00 回覆

  • 吃糖米
  • 哦哦哦papa coups activated ㅋㅋㅋㅋㅋ
    著急的庫斯把拔盒盒盒
    話說知勳兒太萌了
    夢到順榮跳下去還哭出來,甚至嚇到發燒!(兩件事有關係嗎………………
    分明就那麼愛順榮嘛~~~
    順榮還偷親!會不會太強勢≧∇≦
  • 其實發燒純粹是前一天吹海風穿太少哈哈哈哈(欸)
    偷親沒有強勢啦(羞)(你羞屁)

    闕隅 於 2018/05/10 13:5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