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為:SoonYoung x JiHun

 

 

    05.

  水深火熱度過期中地獄,再來便是主揪崔勝澈大張旗鼓大肆宣揚的兩天一夜活動將近。

  李知勳事實上有些無奈,他原本打算以當天要上班之名將活動推掉,結果崔勝澈跑去他打工的地方對他的組長(性別女)甜笑又不小心閒聊兩句,還不小心提起這位學弟平時壓力有多大課業有多重,甚至搥心肝一副心疼至極的模樣激發組長母愛,最終拋出他揪了兩天一夜的活動但可愛的學弟要上班不能去,被崔勝澈逗得不斷露出姨母微笑的組長直接准假,完全沒過問李知勳意見。

  他去上班那天被告知十一月中的班表被調換還震驚的久久不能言語,敢情崔勝澈學長在組長身上下蠱嗎?話說勝澈哥都不用管課業嗎?前陣子明明是期中考週,到底哪來的時間想這些五四三。

  由於如此這般,所以他這天百般無奈出現在活動集合地點,同樣被崔勝澈拉來的金珉奎則一臉不可置信成天宅在家的李知勳居然會來。

  「知勳哥……」

  「別說話,我是被逼的。」李知勳嘆口氣。

  金珉奎看向崔勝澈方向,點頭開口,「我懂。」

  含崔勝澈本人在內有十五人,男女比例各半,如果要配對的話男方會多一人,不過李知勳一臉無欲無求只想回家寫歌的模樣八成也不是以想聯誼為目的而來。

  十五人坐上崔勝澈不曉得從哪裡威脅利誘搞來的小巴士,由其中一位學長開車,一行人浩浩蕩蕩前往束草。

  李知勳先坐好靠窗位子,隨後權順榮便擠了過來。

  「我可以坐這裡吧?」

  「你都坐下了,就別問了。」李知勳瞥了他一眼,笑著說。餘光瞄到女生們坐定位後殷殷期盼望向金珉奎,結果他上車後直接坐到駕駛旁的位子,女生們瞬間露出失落的表情,李知勳覺得很有趣。

  與金珉奎同年還有李碩珉,在出發前崔勝澈有讓他們彼此自我介紹一番,雖然有些人是初次見面,但既然都被抓出來玩了就好好玩吧。李碩珉是最後一個上車的,他左看右看發現位子幾乎坐滿,其中一位女生直接抓了他的手要他坐到她旁邊,可能因為尷尬,他整個人僵硬得像顆石頭。

  崔勝澈跟之前在咖啡廳打過面照的長髮綁馬尾、長得很漂亮的尹淨漢坐一起,李知勳很後來才知道原來淨漢學長由於亮眼的外型,在學校其實是風雲人物。

  小巴士啟動後出發,充當司機的那位學長轉過來問金珉奎有沒有駕照、有的話看要不要在休息站換人開車。

  大部分的人都各做各的事情,玩手機的玩手機、愛睏的人打盹或是像李知勳這樣戴起耳機聽音樂。

  至於權順榮……以飛快的速度入睡,頭還晃呀晃的不小心靠到李知勳肩上。

  李知勳愣了會兒,還是讓他去了。

  二十分鐘後,坐在李知勳與權順榮前一個座位的尹淨漢轉頭過來正想借個東西,結果發現李知勳也靠到權順榮頭上睡著了。

  「勝澈啊,你看他們。」尹淨漢拍了拍隔壁正在用手機的崔勝澈的肩膀,對方轉頭過來看見這難得的畫面,因為覺得可愛便拿起手機拍了下來。

  「好想在他們臉上畫畫……」崔勝澈聽見尹淨漢惡作劇預謀的低喃不自覺笑出聲,彈了下對方額頭,要他不要欺負學弟們。

  

  經過三個多小時的車程終於抵達束草,崔勝澈先將一行人領去民宿放行李,又將大家帶去吃一頓海鮮大餐,金珉奎還很白目拍了張海鮮全席的照片傳給很可憐正在顧店的全圓佑,對方可能剛好有空閒便回傳哭泣的貼圖,還說了句他不能吃海鮮。

  基本上崔勝澈沒安排什麼行程,倒是其中幾人很樂在其中早就查好這附近有什麼好玩的,約一約便先行脫隊,崔勝澈也沒說什麼,只說了晚餐前回來民宿即可,就讓他們亂跑去了。

  其他幾人就在附近亂晃亂逛。

  李知勳平時宅在家一個人,也不是什麼會亂跑或事先查好有什麼可玩的類型,理所當然只在海邊走來走去,累了便席地坐下吹吹海風。

  十一月中接近尾的海風吹起來很冷,坐沒多久冷到逼得他必須站起來繼續走動。真想喝熱飲啊……他想著,等等去問當地人哪裡有超商好了。

  幾乎同時權順榮拿了罐裝咖啡從遠方跑了過來,塞到他手裡時咖啡還是燙的。

  李知勳都要懷疑對方是不是有讀心術了。

  「看你一直走來走去又坐不住,就想說你是不是很冷。」權順榮笑瞇兩條十點十分的眼,「很無聊的話看要不要先回民宿休息?」

  「都被拖出來了,還宅在民宿會被勝澈哥罵吧。」李知勳與權順榮並肩走在海邊,朝面而來的海風有些颳臉。「怎麼會有人天冷來海邊啊……」他忍不住嘟嚷。

  「勝澈學長也是一番好意囉,雖然大部分的人是被他拖來玩的。」權順榮想起崔勝澈之前丟出的話,賊賊的語句令他印象深刻。

  「是啊……」明顯是臨時起意要約大家出來玩,還用各種方式約人,有些強勢卻不惹人厭。

  後來李知勳還是經不起風寒便打道回民宿,結果發現崔勝澈與尹淨漢還有臨時被抓來的金珉奎正在準備晚上要烤肉的食材。

  「我去買了仙女棒,晚一點可以一起玩。」尹淨漢笑了笑,對李知勳招招手,「你是知勳對吧?要一起準備食材嗎?」

  李知勳想了下反正自己也滿閒的,便說好。

  在這期間崔勝澈跑去找民宿老闆娘聊天,帶著大大的笑容回來。

  「勝澈啊,你怎麼找到這間這麼便宜的民宿?」尹淨漢邊串青椒邊問。

  對方想了下,回答:「大概半年前……?之前這間民宿的老闆娘來我打工的地方,也不知道怎麼了就聊起來,後來她塞給我名片,說如果來束草可以找她,我就來啦!」崔勝澈笑笑,「剛才老闆娘還說住宿的錢可以再打折,真是太棒了!而且還告訴我這附近有可以探險的地方耶,我們晚點要不要去看看?」

  尹淨漢瞥了他一眼,「你以為是迎新的活動嗎?不去。」

  「去一下啦,感覺很好玩,而且兩兩一組還能增進感情不是嗎?」

  「不去,太危險了。」

  「如果學弟妹們答應的話呢?」

  「還是不去,你不要堅持了,太危險。」

  「那你晚一點要不要跟我去明亮的地方約會?」

  「約、」尹淨漢頓了一下。

  「我是說散步。」

  「這個可以,但探險不要,太危險了。」

  「好,你答應我囉!」崔勝澈笑了笑,餘光飄向從頭聽到尾的李知勳,朝他眨眨眼。

  李知勳接收到崔勝澈的視線,怎麼聽都覺得方才對方的邀約語句是預謀犯案,早就計畫好要約,於是他搖搖頭,埋頭將食材串好。

  權順榮也在晚餐時間前回來,但他們幾乎將所有工作弄好,他只好去生火。

  他用力搧了扇子將火生旺,其他人陸續回到民宿,在旁邊鼓舞正在努力生火的權順榮。

  崔勝澈點了回來的人數,請人打電話叫還沒回來的人快回來吃晚餐。

  「只少了營火,不然真的很像迎新呢。」尹淨漢呵呵笑了兩聲。

  李知勳大一時其實沒有參加迎新活動,他太忙了,抽不出時間,且他本來就不在意這種活動,錯過也不覺得可惜。

  但今天即使只是在海邊走動也感到很愉快,雖然海風很冷,不過他是真的壓抑好一陣子沒好好放鬆,今天被抓出來無疑是給他放了個假。

  權順榮幾乎整場守在烤爐旁烤肉,直到金珉奎走過來問他要不要換手。

  他夾了將近整盤的食物走到李知勳旁坐下,塞到對方手裡。

  「看你沒什麼吃,拿去。」

  「哇,你對我真好。」李知勳笑出聲。

  偶而也該放鬆身心一下,對吧?那麼緊繃幹嘛呢?

 

 

-----

澈漢都比你們有進展(指)

HOZI好難寫喔......之前趕著寫所以文章進度寫到七了,不過這幾天工作讓我忙到快吐了又覺得可能很難寫完,好矛盾的心態啊(想躺在床上裝死)

我開始思考接案子在家做的決定是不是錯的......但我沒錢也是事實,要如何兼顧讀書跟工作真的好難,我還是希望我能考上啦!拜託讓我回去讀書拿個文憑吧,沒文憑在社會上地位真的沒很高啊,永遠工讀命好慘(在此呼籲大家,文憑很重要,不過更重要的是一技之長跟找到人生志向,雖然這真的不容易)

(結果居然講跟十七無關的事情惹顆顆)

(我就是個話多的會呼吸的廢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吳昱萱
  • 澈漢都比你們有進展(戳
    崔勝澈到底給了你多少的漢堡,出場次數直逼榮勳XDDDDD

    讓烏雞說出有你真好實在太感人了QQQQQQQQQQQQ
    順榮阿快叩恩!!!!!!!(我會幫你祈禱早日吃掉烏雞的
  • 崔勝澈出場率完全是因為想不到要寫什麼的時候他很好用XDDDDD(欸)
    他沒給我漢堡啊,他對我笑一下的話大概要我寫多少我就寫多少(靠)
    (番外決定寫澈漢前提是榮勳要寫完)
    呼吸啊快叩恩!雖然你要吃到汙機還久的咧!(這位太太#)

    闕隅 於 2016/05/25 17: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