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對為:SoonYoung x JiHun

 

 

    二十、

 

    04.

  權順榮從李知勳那邊拿到新的音樂檔案,是新歌。

  他又驚又喜,沒想到李知勳這兩週突然閉關是要把新歌完成,而且還第一個拿給他聽。

  「這首歌是20的延續,聽聽看,很糟的話一定要跟我講,如果是讚美的話就免了。」李知勳帥氣說完這句話就揹起背包,「我要回家了,掰。」

  權順榮掩不住笑意,再遲鈍的人也看得出他有多高興。「會好好聽的!我跟你一起走去地鐵站吧。」

  對方瞥了他一眼,「你下一堂還有課不是嗎?」

  「老師調課調到禮拜五了,一起走吧。」

  「這樣啊,那你等一下很閒囉?要去練舞嗎?」

  「今天沒法練,燦還沒下課,而且學長那邊的練舞教室排滿了,只好直接回家了。」

  「這樣啊……」李知勳看起來若有所思的模樣,讓權順榮有些疑惑。

  「怎麼了嗎?」

  「……那你等一下要不要來我住的地方直接聽歌然後跟我講感想?」李知勳帶有些微遲疑開口問道。

 

  權順榮,表情管理一下,不要笑得太明顯。

  他在心裡默念三次。跟隨在李知勳後頭上樓,來到對方租了兩年多的小套房。

  「鞋子脫了放那就好,我沒有多的椅子給你坐,你坐床吧。」一進門李知勳回頭朝權順榮喊了聲,發現對方正好奇的盯著牆上貼的其中一張海報。

  「這是……」

  「《RENT》的海報,之前打工的地方大掃除的時候清出來的,覺得海報滿好看的就帶回來貼了。」

  「喔。」權順榮點頭,脫了鞋乖乖坐到床邊。他覺得那張海報很眼熟,經李知勳這麼一講倒是想起來自己曾經看過這部電影。

  李知勳將電腦開機,「你之前編舞不是一直覺得太單調嗎,我看了往年的比賽,滿多組都會混兩首歌以上,你要不要也試試看?」等開機的途中他開口,突然想起對方曾經提過練舞的瓶頸。

  「你寫的歌太完整了,我不想混別的歌。」權順榮笑笑說道。

  李知勳愣了一下,也不曉得這句的含意是褒是貶。電腦開機完後他叫出編曲軟體直接開了檔案放新編的歌,這邊的隔音滿好的,這也是當初選擇租這裡的原因之一。

  一曲播畢,李知勳轉頭看他,一副準備逼他把感想吐出來的模樣。

  「我之前一直覺得……你的聲音很乾淨。」權順榮不太懂音樂那些,只單純的認為專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人都很帥氣。他想開口稱讚李知勳寫的曲好聽,但才張開嘴就想到對方說過如果是讚美的話就免了,話出口一半緊急轉彎,演變成這句不成樣的話。「啊、沒事,這首很好,我很喜歡,不如就拿這首跟之前那首剪接來練看看好了、」天啊我在說什麼!權順榮真想揍自己一拳。

  李知勳兩個多月相處下來倒是有點習慣對方偶而的脫線,「覺得有沒有哪裡要改的?你想剪輯來練舞也可以,這首歌我沒有要在網路上發表的打算。」

  「咦?不發表嗎?這麼好的歌……」

  「總覺得哪裡不夠好。」李知勳笑了一下。「寫曲就是這樣,自己摸索出來也不曉得該找誰討論才好,找同樣是在玩音樂的人一起研究的話又很容易受他人風格影響。」

  「跳舞也一樣呀,可是有討論才有火花,才會進步。」權順榮跳舞生涯幾乎都是與人磨合摩擦出來的,他很難想像自己摸索音樂的李知勳是怎麼熬的。

  「如果不小心受他人風格影響的話,東西就不算完全原創了吧。」李知勳是這樣想的,創作的事物若有經專業人士的建議改編,那是否已不再是純粹原創了呢?

  「我覺得你想多了。」權順榮看李知勳蹙起的眉,不自覺笑出聲,「這世界上不會有完全是自己創作的東西。你試著想一下,你生來是一張白紙,上面什麼都沒有,怎麼還會有想法跟辦法去創作呢?當然是需要擁有情緒後,經過參考或複製來得到感情,重製後去呈現。」

  眼看李知勳一副想反駁的樣子,他只好指向〈RENT〉的海報繼續講,「舉個例子,那個原本是百老匯音樂劇吧?在此之前它改編自歌劇《波希米亞人》,但你不會說《吉屋出租》是抄襲或不是創作,它依然是一齣很經典的音樂劇。真的要探討的話,《波希米亞人》的前身還是一部小說。」

  李知勳沉默,似乎是在思考。

  「舞蹈動作也不可能完全不跟其他舞重複,即使再小心,還是有可能會在記憶深處挖出什麼動作是跟曾看過的表演重疊的。旋律、段落,甚至理念與情感,也是可能會重複呀。」權順榮對音樂領域當然不比專家來得了解,也不曉得這樣的表達李知勳是否能理解,他努力拼湊字詞,想告訴他不用自己在那邊苦惱,有需要還是能找一同玩音樂的朋友討論。

  只要是想讓自己的專業領域變得更好的人,相信都不會拒絕,磨合也是一種學習的方式。

  李知勳沉默良久,才開口說了一句,「你的話值得參考。」

  自己的意見有種被接納的感覺,權順榮笑了笑,第一次遇到對於創作這方面這麼死腦筋的人。

  他瞄了眼海報,心中默默感謝還有這個例子能舉,不然他一時半刻也想不出什麼好案例能說服對方。

  音樂劇啊……說不定期末呈現能試試看戲劇方式的表演。

  這天權順榮來李知勳住的地方最大的收穫大概是得到這樣的靈感,讓他可以有不同的表演方法能夠嘗試。

  權順榮為了學舞參考了非常多國內外的舞蹈比賽或表演的影片,好的表演呈現出來的效果非常驚人,能夠帶動台下氣氛甚至可以讓一個正在哭的女孩看見表演止住眼淚,只因看得太專注。

  跳舞不只肢體,更要有表情,要能將情緒渲染出去。

 

  這天兩人討論了一個下午,終究決定將「20」這首歌與新曲剪接成一首來練舞,原本李知勳還擔心剩下將近一個月又要改動作會不會讓權順榮這邊的舞團成員頗有微詞,後來才發覺整個團體練舞都秉持著求新求變的想法,兩個月下來融合很多意見也修過很多動作,區區剪接橋段不太會影響到他們彼此間的情緒,反而有種突破的感覺。

  好不容易在打破瓶頸與跑過期中地獄的雙重壓力下解放,權順榮面臨到新的考驗。

  練這首歌時的意境感情到底該怎麼揣摩?

  咳、雖然不是母胎單身,但感情經驗少之又少,參考電影或戲劇也不是不行,可是這樣一來似乎就不像從自己的角度出發了。

  倘若將情感投射在身邊的誰身上似乎會輕鬆得多。

  權順榮腦中浮現李知勳皺起眉頭正在深思的臉,即使只是假設性投射情愫,卻還是令他慌亂了片刻。

  對於時不時想到對方的自己,權順榮有好幾刻的瞬間厭惡自己一閃而過的念頭。

  一定是因為自己太過崇拜對方的關係。

  不是有人說過敬佩一個人到某種程度會產生一定程度的依戀,自己絕對是將那種程度的依戀錯以為是戀愛。

  冷靜點,權順榮,對方是男的。

  別誤會依賴的感情是戀情,這是錯的。

  他將曾經砌起的牆又往上疊磚塊,高聳而難以跨越,覺得放心的同時卻感到不安,究竟是為什麼呢?

 

 

-----

〈RENT〉一言蔽之就是一群邊緣人的故事(欸)我是覺得滿好看的,Angel真的去當天使的時候我哭了,嗚嗚!不曉得用水做的(?)權順榮本人看這部電影會不會哭(猜測屁)然後海報很好看是我很主觀認為的~顏色鮮明的海報對我而言一直有說不出的魅力(當然還是要看版面編排啦)

歌很好聽,目前最喜歡La Vie Boheme這首,喔還有很紅的Take Me or Leave Me,唱這首的時機太妙了,我笑到快掛了(這人)Seasons Of Love也很棒,看完電影後一直聽XDD

好想去百老匯看現場喔~(太太他們沒演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