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數爆走,腦補過度,其他配對下個月再連絡嘎~

 

 

    /豬室友與貓-情人節/

 

  朱延大約兩週前提過這週他會回台中一趟,因為最近他跟老母視訊都會看到背景家裡客廳越堆越多的雜物,他再也看不下去,決定回家整理。

  得知回台中的原因竟是如此,損友ABC三人組紛紛感慨小朱妹子越來越賢慧了、可嫁人了、不要我們了哭哭,令朱延不小心反手對他們折了又折。

  「這週五六晚上我不在台北,要記得起床吃飯,早晚天氣溫差大,記得出門加件外套,不要感冒。」週四晚上朱延整理背包時他的隔壁室友又來蹭,他隨口囑咐,外人見況可能會誤認為朱延是對方的媽媽之類的。

  「嗯。」黎俞乖巧點頭。

  「週日下午我就搭車回來了,搭客運回來我應該滿累的,週日晚上要出去吃了,我不會煮喔。」

  「好。」

  「你一個人沒問題吧?」朱延問。他總覺得這五個學期以來他把室友養得很好,雖然還不太笑、話也不多,但至少他越來越懂他的言行舉止所要表達的意思,這是好事吧?不過也因為養得太好,系上的謠傳越來越可怕,連他包養小男生的謠言都出來了。

  「嗯。」他室友依然惜字如金的回應。

  隔天他一上完中午的課就風塵僕僕前往火車站搭車回台中,到台中大約四點,他老母笑臉盈盈上前擁抱,溫暖的令他感嘆似乎兩個多月沒回家了。但感動的氛圍沒維持多久,他老弟一見到他就丟出「老媽買好晚飯材料在等你欸,五點多記得去煮飯」這句話,讓他欲哭無淚。

  回房間休息一會兒,他便去客廳整理回台中原因的雜物,整理完後拐進廚房,洗手作羹湯。

  料理完一桌熱騰騰的飯菜,隨手拍了張照傳給室友,果不其然看到對方用貓咪揮舞粉拳的貼圖回應,令他心情大好。

  吃飽喝足後他順手洗了碗還切了水果端到客廳孝敬老母,陪老母聊聊天。

  「朱朱呀,上次看你臉書合照有個好帥好可愛的男生耶,他是你同學嗎?」朱延的老母林鈺女士興奮拿出平板滑給他看,居然還偷存照片,媽媽妳這樣對嗎?

  「不,他是我隔壁室友,商設系的。」

  「唉呀原來是你男友,什麼時候帶回家看看?我很開明的。」

  「媽,妳誤會了,是室友不是男友,到底是誰跟妳講這些五四三的?」

  「就你弟啊。」林鈺毫不猶豫出賣她親愛的二兒子,「他說你在大學過得很好,媽媽我欣慰非凡。真的不是你男友?我不會歧視同性戀,你大可直接向我承認,沒問題的。」她拍拍他的肩,朱延無心顧及他老木自顧自說的話,他滿腦子都在想等一下該如何折了他老弟。

  「媽,妳真的誤會了。」朱延拿叉子戳了盤中切好的蘋果,塞進他老母嘴裡,以免她再說出什麼不像樣的話。

  他轉移話題聊了設計展以及最近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時間稍晚,他將吃光水果的空盤拿去洗,林鈺這時進來抱了抱他,「林朱朱,媽咪永遠愛你,開心生活吧!」還未充分感受這份暖,他老母就放了手,一溜煙跑去洗澡。

  他的姓氏從母姓,他母親太過年輕,同學見過都笑稱他還比較像媽媽。

  但他一直都知道,媽媽永遠是媽媽,不會有其他。

  「喂,林昇延,你在家都跟老媽講那些有的沒的喔,你的考試咧?啊不是要拚國立?」朱延敲了敲他弟的房門,裡頭的人堵著門不開,怕一開門就是自己的死期。房間隔音差,老哥與老母的對話他一字不漏全聽了進去。

  「吼,老哥你去洗澡啦。」

  「給我開門喔,不然我就要踢你門了。」

  「你先保證我開門的話不會揍我!」

  朱延思索了幾秒,「好,不揍你。」

  「你保證了喔!說謊要吞針!」昇延開了門,朱延笑咪咪進了他房間,反手關上門,對他弟施以私刑,用咬的。

  施暴完兄弟倆還是坐下來好好聊個天,聊到老母來敲門說該睡了,才嘻嘻哈哈相爭去洗澡。

  昇延房間比較大,朱延當晚打了地鋪要睡他房間。

  「媽媽說想要有個女兒。」

  睡著前兩人瞇著眼,昇延突然出聲,嚇了他一跳。

  「嗯。」朱延輕輕應了聲。

  「我是不是不該上大學,該直接去工作?然後拿錢回家?」

  朱延睜開眼望向昇延,這角度事實上看不清對方的臉。「你別擔心,專心考你的大學,媽媽真心想要個女孩,我會直接休學去賺錢養家。」

  「我還以為你會說你要生一個給她。」昇延輕笑。「還想說若你結婚了,小魚哥該怎麼辦。」

  「喂喂,就說了我們不是那種關係。」朱延聲明,「怎麼連你也這樣?系上謠言滿天飛,也傳進你耳裡了嗎?」

  「我認識你大學商設系的女同學,每個都在哭說你這個好男人死會了,還是個GAY,殊不知跟你傳緋聞的就是她們的班上同學。」

  「你沒替我反駁?雪球會越滾越大你知道嗎!」

  「反駁了她們也不信,不如這樣一刀斬你桃花。」

  「喂,你哥再這樣下去真的會交不到女朋友啦!」

  「那很好啊,大學畢業後回家,好好照顧我跟媽媽一輩子,完美。」昇延誠實講出打了很久的如意算盤,令朱延備感無奈。「順便帶小魚哥回家照顧的話,就更完美了。」

  朱延聽著,然後閉上眼。「真有那一天,我會帶小魚回家,照顧你們一輩子。」

  「如果真有那一天,你專心照顧小魚哥,我會照顧媽媽。」

  

  隔天一大早林鈺笑咪咪闖進昇延房間打算掀他棉被來個太陽曬屁股的打招呼儀式,結果發現兄弟倆都不在房裡。

  「媽,醒了就來吃早餐。」昇延在廚房喊了聲。

  原來哥哥在教弟弟做早飯啊!林鈺藏不住笑容,幸福得無法言喻。

  在台中的兩晚咻的一下就過去了,朱延覺得自己根本沒休息到,反而更累,他包袱款款準備上台北,與老木離情依依,老弟在一旁別過頭不敢直視。

  「我們會照顧好自己,你快去搭車啦。」昇延總算看不下去,從中扳開林鈺章魚吸盤式的擁抱。

  「朱朱,下次回來記得帶上你朋友給媽媽看,昇延房間夠大,塞得下三個青春的肉體。」

  朱延選擇性忽略林鈺講的話,揮揮手搭車去。

  一回到租屋處才剛轉開房門,他隔壁室友便從隔壁房衝了出來,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彷彿日隔三年。

  「朱朱回來了。」黎俞貼著朱延的背開口。

  朱延嘆口氣,帶著黏在身上的橡皮糖進房間,「嗯,我回來了,你餓了對吧?」

  黎俞點點頭。

  「我煮吧,我煮。」朱延揉著對方的軟髮,想著真的帶他回台中的可能性。唉,到哪都有軟肋,不如放一起照顧。

 

  「如果真有那一天,你專心照顧小魚哥,我會照顧媽媽。」

  「你知道小魚的狀況?」

  「大概知道。」

  「怎麼知道的?」

  「別問了,睡你的覺,晚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