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了再見

 

  他大氣不敢喘一下,凝神往前走,他沒有槍枝,只有一把出門前倉促塞進隨身包的美工刀以及手機。

  這是最糟糕的情況,手機快沒電了,住宅那條街幾乎面目全非,他剛下班幸運逃過一劫,卻再也進不了自己的家。

  他大概是第一次求上天放過他的家園,他有信仰,但不虔誠,像每個遇難無助且獨身一人,沒人能乞求,只能求老天爺放過他與他們。

  下班路上一點也不順暢,許多人擦過他的肩,每人臉上帶著恐懼,不曉得前他都不在乎、不在意,與每個轉台的人一樣,不看新聞不接觸外面的示威抗議與走上街頭的人們,就以為自己安全,有個舒適的環境。

  他怨恨過薪資過低、也痛斥過這世界真是爛透了,隔天一如往常起身梳洗,推開的門如此沉重,他背負太多債,怨恨他人是最簡單的事。

  他走在路上,隆起的街,倉皇逃跑的民眾,他終於意識到自己有多麼不接觸外面的世界,被迫接受這煉獄般的場景。

  關掉電視、關掉電腦、關掉手機,連報紙也不買了,最棒的舒適圈如此演變成土礫堆。

  所以到底怎麼了?

  此時此刻,他還是不曉得發生什麼事,只能往前走,漫無目的。

 

  這是我一直以來想寫的、想表達的東西,苦於沒靈感推我一把,於是拖到今天發生這麼大的事件(巴黎以及南韓示威抗議),我才發覺我要表達的東西是可以藉由這個題材發揮的。

  plurk  paste不曉得為何不能用,所以只好直接發來部落格了OHQ(其實318及遮打革命後一直想寫,卻寫不出來)

  (希望能看出我要表達什麼啊嗚嗚)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