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就、算是系列作吧XD很無腦,寫得很輕鬆、看的人應該也滿輕鬆的,一回一回的很短,很容易寫上癮XDD(完全是想到什麼寫什麼的代表)

  五回發一篇文章兒,讓我們繼續看下去~應該會發不少篇

 

 

 

    紅酒燉牛肉

  主唱大人從外面帶了紅酒燉牛肉進來,一開保溫瓶香氣飄散出來,使人口水陣陣流,練團室內吵雜一片的試音瞬間安靜。

  「想吃嗎?」

  練團時間是晚上十點,五點半下班下課後趕著吃飯搭車弄報告的其他成員捱到這時間早就又餓了,主唱提著美食進來無疑是一種救贖。

  「想!」

  「可是練團室內禁止飲食。」

  「那我們出去大廳吃!」

  「練團室是租來的,不要浪費時間。」主唱大人用著性感而有磁性的聲音開口,同時轉上保溫瓶的蓋子。

  「啊啊──」群起哀號,救贖立刻變懲處。

  「順帶一提我已經吃過了。」主唱大人將保溫瓶跟裝飯的保溫盒放至練團室內備有的椅子上,室內一群人眼睛直盯著主唱的一舉一動,內心腹誹著主唱大人有多麼的王八蛋,看得到吃不到。

  「再一個順帶一提,剛剛在心裡罵我的人不准吃。」

  「什麼!」「怎麼可以這樣!」「太沒天理啦啊啊啊!」

  「貝斯、鼓、吉他,今天練團時間加罰兩小時。」主唱大人對三人笑笑,「好了,我們開始練團吧。」

  三人哀怨地瞪著他,譙著希望等一下能看到主唱大大被倒下的麥克風架敲到臉!哼!

 

 

 

    房租

  團練到一半的休息時間主唱正翻著練團室的DM,考慮用美色去誘惑櫃台妹妹看能不能多加一個小時不收錢。

  算了犧牲色相不是他的風格。

  他踢了踢蹲在地上稀哩呼嚕吃著消夜(雖說練團室不能飲食但大部分人還是不會遵守)的貝斯手,「你這個月房租繳了嗎?還是你最後決定搬家了?」

  貝斯手抬頭望了他一眼,「搬!我要搬去我哥那。」

  「那個正在經營LIVE HOUSE的哥哥?」

  「對,住那樓上,房租還比較便宜,只是有表演時會比較吵。」

  「早點搬吧,我想去看看。」

  「主唱大人你想來住啊?」

  「不是,是我想要大家乾脆改在那邊練團,晚了累了就擠你房間睡。」主唱大人勾起美麗的笑容,貝斯手看了只打寒顫。

  「主、主唱大人你是希望我們練多晚……」

  啊啊啊他要是真的搬了,以後就沒好日子過啦!

 

 

 

    同人文

  主唱大人偶爾興致來會去找自己樂團曾表演過的場子的影片來看,抓一下當時有沒有哪邊表現不好,也會看影片下面留言都給些什麼意見。

  今日他看到一則回覆是這樣寫的:主唱大人好帥氣!今日一樣的攻!

  攻……?他不曉得那是什麼意思,便引起了他的興趣。他點了那位粉絲的連結,卻連到部落格。部落格旁的分類居然有自己樂團的名字,主唱大人很手賤的點了進去。

  主唱大人看了幾篇文後笑了,也是有這樣的族群啊。他在標榜著同人文的文章下回覆了句: 我是很常踢貝斯手沒錯,但不會踢著踢著就踢到床上去。

  日後粉絲看見這則留言,驚聲尖叫。

 

 

 

    難得閒聊

  十九樂團成團五年來,主唱大人很少在舞台上跟觀眾喇賽,一來是主唱大人時間觀念跟某方面的精神潔癖,讓他總是抓準時機上台不會有太多餘的閒時間可講講話,二來主唱大人自己也承認不太會跟觀眾互動。(貝斯手:沒差啦主唱只要帥帥的唱歌就好)

  結果某一次的樂團潮活動,貝斯手睡過頭,趕搭捷運依然來不及在開演前十分鐘到現場,無論如何都會拖到。

  若是雙吉他缺一人,主唱大人就自己背著吉他上了,可是好死不死缺貝斯手! 為了拖延時間,主唱大人在舞台上難得必須開口與觀眾互動。

  「嗨,大家好,我們是十九,不是四十九我沒那麼老……」 話一出口,在主唱身後的雙吉他及鼓手便噴笑了。 「主唱大人原來你也會講冷笑話啊!」「好可愛!哈哈哈。」

  主唱大人此時此刻心裡只想著要把遲到的那人折了又折。 居然害他被人笑話!

 

 

 

    玫瑰鹽

  如果問團員對主唱大人的第一印象是什麼,大部分成員都會說是冷著一張臉的帥哥。再問現在印象,便是興趣其實是烹飪的冷臉大帥哥。(貝斯手倒是直接講說主唱大人是有著反差萌魅力的……呃噗)

  今日難得沒像上班打卡當兵出操般的練團,只是團員約出來討論一下新歌大概的走向,而地點選在主唱大人的家。

  主唱大人沒什麼意見,但也很清楚明白大家來自己家中無非是想吃自己做的菜吧,大夥們一進門便嚷嚷想吃前陣子粉絲送的牛排,讓主唱好氣又好笑。

  「也沒什麼好招待的,我也不會因為你們來家裡就去特別買什麼食材,將就點吧。」佳餚上桌,黃白玉米加鹽、香煎牛排切片、幾樣蔬食擺滿桌,成員們嘖嘖兩聲,還真的是冰箱有什麼就弄什麼。但主唱大人平常在家也是這樣吃,說實在沒什麼好計較的。

  「開動吧。」主唱大人一聲令下,開飯!

  成員們迫不及待拿起筷子攻向極其誘人香氣的牛排切片,卻忽略了主唱大人銜在唇邊的笑容有些怪異。

  將香煎牛排放入口中,除了貝斯手外其他人臉色一變。

  「啊啊啊!咳咳!怎麼這麼鹹!」

  成員們喪失味覺好一陣子,被貝斯手嘲笑,他第一次吃主唱做的菜也被整過,差不多是固定模式了。

  「加了不少玫瑰鹽喔,很奢侈的,珍惜點吃吧。」

  才不讓你們白白吃我做的菜呢,哼哼。

  (除了牛小排其他料理都是正常的,主唱大人自己也要吃飯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