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MERA_20131021_004151  

 

  我從來都不曉得原來一句話的力量那麼大,大到我望見的當下就被逼出淚來。

  「我好想你」、「想家就回來吧」、「經過一晚心情有好一些了嗎」......這些話,我要珍藏一輩子。人為什麼需要文字?我想,除了記錄人生我找不到別的說法。

  我以為我會堅強,事實上我軟弱得可以。

  我深深思考前些日子究竟是什麼促使我在對面寢室難受流淚,很多原因吧、真的。

  例如現下的我為什麼要在室友都睡去後才打這篇文章。

 

  什麼能誘發我的眼淚?

  很多,數不清。

  我在北部,看見親友在台中外拍的速報;我在北部,得知親友們在南部場次;我在北部,但是今日生日的好友人在台中而我無法上前給她一個擁抱;我在北部,無法與父母親面對面談天,告訴他們我在北部的生活。

  先前回台中的車上我流淚,回北部的客運上依然想哭。

  我理不出我的煩惱。

  「煩惱是什麼?就是想太多。想不開就不要想了。等心情沒那麼揪結,腦袋瓜輕鬆一點再想吧。」

  真的是住在外面才知道家的好。

  去對面寢室串門子,很好玩沒錯。玩排七玩到天亮才去睡覺,這在以前不可能會發生沒錯。黏貼關於回憶的作業弄到哭出來,住在家裡根本不會有這樣的經驗。

  基本上沒遇見多大不開心的事情,不耐煩的事倒是有,也沒什麼不好,這就是人生。然而還是想家。

  有家可回,這表示我很幸福。

  到底在懊惱些什麼呢?還是很多啊。應該吧。

  

 

 

    >>>

  嘿、傻子,記得吃飯。

  現在是好寶寶早就該上床睡覺的時間囉,怎麼還在線上呢?哀呀,我是壞孩子所以沒差啦。

  嘿、呆瓜,記得我對妳印象最深刻是什麼事情嗎?

  是我對妳的好,妳將她當成情愛並且告訴我妳還不起。我必須很認真地說,感情不是互相的,就算是,它也從未平衡過。我很愛妳也很想妳,但是不曉得妳現在明白了嗎?我把妳當家人了。

  懂嗎?小傻瓜,記得我、記住我,已經把妳當成家人來看待這件事。

 

 

 

    >>>

  如果要轉學考,現在就該拼命了呢。

  我越來越不明白該不該實行了。為什麼呢?我突然覺得設計類群無論在哪裡(只要還在台灣)被對待的方式都差不多。

  我可以拘泥於學業,拚那所謂的學校。可是我真正想走的那條路在這塊土地要實行太困難了,總覺得最後還是會回來學商設或平面。

  喜歡商設也喜歡平面,然而痛恨電繪。不電繪就沒人要,不電繪就無法繼續下去。

  我是商業設計系的,但是我不會電腦所以被嘲笑。

  這使我痛苦,我學習了依然不如其他人,我花時間去練習了還是一直按錯鍵、弄錯圖層。

  所以我更不能理解為什麼要學習不喜歡的事物。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我要被嘲笑?被揶揄?

 

    

  致妳,致我,致許多人。

 

  活像個孤獨患者,自我拉扯。外向的孤獨患者,有何不可。」

 

 

 

    >>>

  嘴破好痛,今早校慶大家晚安。

  不要問我為什麼校慶在星期一,去問學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闕隅 的頭像
闕隅

言喻一方

闕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